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05章 她连只狗熊都不如

2154 2017-08-31 19:45:59

    十九日,拜师礼

    上清派主殿,六门齐聚数百名弟子,齐刷刷站队,衣着统一洁净,身背诛魔剑。洛辰在道童的引领下,踏进天下道派最为庄严神圣之地。

    心,五味杂陈。她害怕过,期待过,多少次大难不死,如今终于的资格踏进上清派的门槛,成为降妖除魔的门徒。

    殿内,森严庄重,数百双眼睛锋利如刃,纷纷盯着她。洛辰内心波澜壮阔,却是面不改色,一步步往前。

    上清派掌门张亦庭坐在殿内主位,两旁坐着各门主事,莫不正襟危坐,神情肃穆。他们看着,洛辰一步步靠近,心生百态。于私,他们都打心底排斥抵触为行尸为伍,这可谓是奇耻大辱;于公,诛灭穷奇需要借助各方势力,他们需要审时度事,不拘一格降人才。

    “跪!”,右上角白发苍苍的长老,声音浑厚。

    洛辰双膝跪下,上半身挺得笔直。

    “拜!”

    洛辰双手交叠于胸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礼成。”

    他端着托盘向前几步,将茶置于洛辰面前。

    洛辰双手奉茶,站了起来,拾台阶而上,弯腰向张亦庭行礼,“师父,请喝茶。”

    张亦庭左手执茶,右手用茶盖拨了拨浮叶,品了一口茶再放置旁边的茶几上,声音浑厚朗朗,“洛辰天资聪疑,为人嫉恶如仇,与我上清派极有缘份。我张某今日在此收洛辰门下弟子,排行十七。洛辰,你已入上清派门下,当以妖魔除妖为己任,匡扶人间正义。”

    洛辰再次跪下,“弟子,谨遵师父之命,终生不得违背门规,将上清派发扬光大。”

    道童端着木托向前,木托上放着柄诛魔剑,剑上贴着张符纸。张亦庭拿起诛魔剑,郑重递给洛辰,“不管你以前是谁,做过什么,是什么身份,都该忘起。从今日起,你是一名捉妖师,恪守职责,降妖除魔。”

    诛邪剑,洛辰是尝过滋味的,被烧黑的手掌,伤疤至今未完全消除。她稍是犹豫,抬手接过诛魔剑。

    剑身有符纸,噬骨的疼痛没有袭来,洛辰颇是意外,想不到张掌门心细如尘,并没有刁难她。

    拜师礼毕,各门弟子散。洛辰跟欧莫兮,被张亦庭点名留下。

    没有外人,紧绷的洛辰总算松了口气,好奇地拨出诛魔剑,“师父,我并非人类,该如何修练道家之术。”

    张亦庭端起茶,喝了两茶,“此事,我正要与你商量。你是行尸,修练道术,是自寻死路。”

    洛辰吓了跳,诛魔剑差点掉地上,“师父救命,我不想死。”一个用力,尴尬的她赶紧将剑抱紧。谁知,符纸被衣服刮落,诛魔剑眨间犹如烧红的烙铁,将她烙得直冒青烟。

    她痛呼,剑哐当掉在地上。

    身前的衣物,被烙出剑形,洛辰双手捂住被露肉的地方,尴尬的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张亦庭满脸黑线,忙将脸撇开。做事不稳事,毛手糙脚的。

    欧莫兮忙将外套解下,披到洛辰身上。洛辰裹住身体,尴尬的连连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连诛魔剑的握不住,该如何降魔除妖?”

    “咳!”

    张亦庭重重咳了声,“行尸之所以为行尸,是体内能源源不断产生阴戾之气。想要根除阴戾之气,是不可能的,唯今之计只能洗髓封印。你天生阴女,能汲取天生灵气净化自己,这比普通的行尸更容易洗髓封印。”

    洗髓封印?洛辰一头雾水,下意识望向欧莫兮。

    欧莫兮也是初次听闻洗髓术,这或许是上清派秘术。人跟行尸不同,字面来说应该是用秘术洗去洛辰体内的阴戾之气。

    “师父,我没懂。”洛辰满是委屈的小眼神。身为捉妖师,要不耻上问。

    张亦庭招架不住她无知而委屈的神情,只得耐心解释道:“你与棕哥同是非人族,为何你为妖魔鬼怪,而棕哥却是灵宠?”

    洛辰想了想,“我命不好,投错胎了。”

    张亦庭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欧莫兮悄然给她使了个眼神,师父不吃这套。

    “你死时满身怨恨不消,久而不腐成行尸,棕哥在上清派长成,汲取天地灵气,自然能成灵宠。”

    “……”洛辰恍然大悟,她非但投错胎了,连环境也选错了。看棕哥多会选,白吃白喝还能得个灵宠的噱头,她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仍是妖魔鬼怪。

    嗷,她连只狗熊都不如!

    张亦庭眼神何等锐利,自然能看出洛辰心里不舒服,于是清清嗓子道:“洗髓术,是洗掉你浑身的阴戾之气。阴戾一除,你便跟凡人无异,只要平时自律得当,自然能进行道法修炼。”

    “师傅,洗髓术难吗?”她连诛魔剑的都拿不了,洛辰实在对自己没有信心。张亦庭肯收她为徒,只不过是看在自己救了他及那一拨师兄弟的份上,怕落个忘恩负义的臭名,才勉强收她入门的。她不瞎,自然看出来刚才大殿之上,他们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鄙视。

    “你能熬过摘星队的那场赤焰,相信洗髓术对你而言并不难。”

    话里有话,洛辰心里更没谱了。

    欧莫兮见气氛尴尬,对着洛辰道:“阿辰你不用担心,你虽是行尸但胜在克制自己坚持汲取天地灵气为生,加之阴女的特殊身份,且并未堕落到与妖魔鬼怪为伍吸食人间怨气或鲜血,你身上的阴戾之气较少,洗髓会事半功倍。”

    “……”还是兮兮好,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事,他非得弯弯绕绕以彰显自己高深莫测的本事。不过,洛辰看破不点破,“谢谢师父,阿辰没齿难忘,这辈子当牛做马都得报答您的恩情。”行吧,迂腐的顽固派都是爱面子的,不能忤逆了他。

    “你先下去准备准备,不日后为师将为你洗髓。”

    洛辰抱着贴有符纸诛魔剑走出正殿,一脸哭脸道:“大师兄,救我!”

    欧莫兮见她沮丧的模样,安慰道:“虽然我不懂洗髓,不过师父既然答应了,肯定不会有危险的,你也不用太担心,这段时间先打好基根,其他的事急不得。”

    “可我现在就想用这把剑,将穷奇劈成渣。”她所有的耐性,都被穷奇磨光了。时间就是生命,不知穷奇再出现时,又玩什么夭蛾子。

    “相信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欧莫兮不愿意打击她的积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