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07章 恋棺癖

1860 2017-08-31 19:47:00

    她紧盯着棺椁,一步步走向前。手,抚摸在棺盖上,目光久久移不开。

    手掌猛地用力,“轰”地一声,棺盖被推开一半,棺材露了出来。张茵还想的挺周道的,棺材里面有枕头被褥,崭新的。

    “我喜欢,谢谢九师姐。”手,轻轻抚摸着棺盖。这个漆的颜色,实在不讨喜,改天得换种颜色。

    此话一出,房间内鸦雀无声,个个震愕地瞪大了眼睛,纷纷望向洛辰。不是,没错吧?她这是有多隐忍,才能说出这般违心的话。

    棕哥凑热闹不嫌事大,凑向前挤在棺椁处,左瞧瞧右瞅瞅,然后一头栽进去了。

    “吼!!!”棺椁内,发出兴奋的声音。

    “棕哥。”它在棺椁内扭动,寻找最舒服的姿势睡觉,洛辰觉得心疼,“你小心点,别把毛沾上面了。”

    棺椁,本该是忌讳的东西,可不知为何她真的很喜欢,甚至是迫切的想得到它,或许跟她的身份有关系。她是尸,本该睡棺材。

    张茵很是厌恶她的虚伪做作,“都看到了吧,她都不介意,用得着你们打抱不平吗?”装啊,看她还能装多久!

    洛辰朝她微笑,“谢谢九师姐,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张茵脸都黑了,转身愤然离开。

    欧莫兮神情冷静,对着钟远平道:“无规矩不成方圆,今天的事按派规来处理。”

    “明白。”钟远平领命,却微蹙了下眉头,欲言又止。

    欧莫兮明白他的顾虑,“此事,我会跟掌门解释。不管九师妹是什么身份,错了就得罚。”

    钟远平打量着棺椁边喜笑颜开的洛辰,尴尬道:“大师兄,我重新给十七安排房间吧。”

    欧莫兮颇是头疼,“世间万物皆有癖好,如果猜得没错,她应该是患了恋棺癖,否则不会如此失常,这事就交给我吧。”

    “恋棺癖?”钟远平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不过,他反应的快,立即对众人道:“都别挤在这里了,十三十四到戒律堂领罚,其他人都散了。”洛辰有恩于上清派,即是恋棺癖骇人听闻,可这事得保秘不能传出去。

    一众人离开后,棕哥仍在棺材里打滚,相当享受。洛辰有些急了,站在棺椁边紧盯着它,衣袖之下的手紧箍成团。它真的过分了!

    欧莫兮站在她身边,不敢置信道:“阿辰,你真喜欢这棺椁?”

    洛辰想了想,郑重点头,神情有些害臊,“兮兮,我不跟你开玩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它就很兴奋,就好像得了什么宝贝,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真是奇怪,我以前也见过棺材,只是觉得恐怖,可现在……”

    百思不得其解!

    “你知道这棺椁是谁的吗?”她的眼光,倒是很独特。

    洛辰不解,“棺椁还分谁的?不是张茵故意的让人做来整我的吗?”

    “是掌门的。”欧莫兮语不惊人死不休。

    洛辰张大嘴巴,两眼放光。

    “捉妖师一生斩妖除魔杀戮太重,招致的仇恨也多,死后被人挖坟掘墓或是被邪术控制谋利,时常有之。此棺取万年而成的昆仑神木制成,非但能抵制邪气入侵还能保尸身不腐。棺椁内壁镶嵌瑶池神玉,吸收天地灵气,人死后只要拥有它便可继续修练。相传若机缘得当,修为德功圆满便可羽化升仙。”可惜,张茵有眼不识泰山,无价之宝就这样被她偷出来上漆,当作整人的礼物送给了洛辰。

    绝世宝贝!

    洛辰咽了咽口水,弯腰猛地将棕哥从棺椁里扯了出来,另一只手抓住棺盖呼啦一下给合上了。某人突然力大无穷,几百斤的棕哥被生生她扯出来扔在地上,彻底懵掉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洛辰一脸陶醉的贴在棺椁上,目露贪婪之光,语气强硬道:“它是我的!”她果然是慧眼识珠,此尤物不能放过。

    “吼!”棕哥何时受过这种气,立即龇牙瞪眼,誓要抢回棺椁。

    欧莫兮严厉地瞪了它一眼,此棺椁是掌门花了几十年心血才得来的,岂非是它能垂涎的。打哪来回哪去,别瞎凑热闹。

    “兮兮!”洛辰拉住他的手,撒娇道:“这棺椁是我的,谁也不能拿走!我发誓,只要我睡着它,保证有能力打死穷奇。”

    “……”她瞎编乱造的本事,真让人不敢恭维。

    洛辰急了,以退为进道:“实在不行,我先睡着,等掌门死了我再让给他。”

    欧莫兮满脸黑线。

    洛辰死缠烂打,软硬兼施,足足缠了欧莫兮半个时辰。欧莫兮实在被缠得没办法,只得道:“你先睡吧,等掌门讨要再说!”

    “兮兮,我太爱你了。”洛辰激动的尖叫,抱住欧莫兮不放。

    欧莫兮忙捂住她的嘴,“低调。”

    洛辰连连点头。他说什么都对!

    一旁被遗忘的棕哥,眼珠子瞪的快要凸出来,愤怒道:“吼!”奸情!来人啊,快来捉奸呀!

    “再吼,割了你的舌头。”得了棺椁,洛辰激动的语无伦次,暴露了真性情。

    “……”棕哥傻掉了。她是在威胁它?看在主人的面子上,它可以给她一次道歉的机会,只有一次!快点。

    洛辰蹲下身,对着暴走的棕哥道,笑得很奸诈,“你今天看到的听到的,若是传了出来,我就会跟你玉石俱焚。你懂吗?光脚的,可不怕穿鞋的,我连穷奇都不怕,怎么会怕你呢。”

    棕哥抬头,望向欧莫兮。 主人,这只疯行尸,你管不管?管不管!

    欧莫兮淡然转身离开。什么事都没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