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11章 棒打鸳鸯

2035 2017-08-31 19:48:36

    从棺材里爬出来,洛辰伸了个懒腰,只听到身后咕咚一声,棕哥已经爬进棺材里躺好。

    洛辰满脸黑线。想想欧莫兮,她还是忍了,暂时让它在棺材里挤挤,谁让它跟了个好主子呢,不看僧面看佛面。

    盯着诛剑魔,洛辰犹豫半晌,一咬牙一跺脚,眼疾手快地将它紧握在手中。剧烈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可手掌仍是有刺痛感。

    左手紧握住剑身,右手握住剑柄,用力拔了出来。诛魔剑闪着寒光,恍刺着洛辰的双眼。她运起灵力克制住内心的恐惧,走到庭院练起剑术。

    几套剑术下来,洛辰大汗淋漓,诛魔剑对她身体的抵触仍在,可心里的恐惧却淡了许多。她去了书房,取来符纸朱砂等用描绘符文。沾墨,起笔,随着镇尸符的完成,洛辰手一抖笔掉在地上,整个身体被镇住了。

    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是晨练回来的师兄弟们,他们纷纷踏进院子,打算去厨房吃饭。

    “你们先去吃吧,我去看看十七醒了没有。”苗风在拐角跟师兄弟们分道扬镳,“她也该醒了,你们要给我留饭。”

    脚步声远去,可没一会传来惊呼声,“说,你把阿辰弄哪去了?是不是吃了!”

    “吼!”被吵醒的棕哥,很是愤怒。

    伴着它的怒吼,洛辰打了个哆嗦,立即清醒过来。手稍用劲,将符纸揉成团,扔进竹篓中。她提笔继续描绘符文,每每动作僵硬时,她便用手指刺太阳穴,痛感能让意识更加清醒。

    苗风找到洛辰时,她已经描绘好几张符文。见她几乎与寻常人无异,苗风兴奋地去通报消息。一众师兄弟很是高兴,为嘉奖洛辰还特意给她留了碗红烧肉。

    洛辰随他们一块吃早餐,问道:“怎么不见大师兄呢?”

    “晨练后被师父留下来了。”洛辰的蜕变,让钟远平很是高兴,“一会吃完饭你去见师父,保证他会很高兴的。从今天起,你就可以跟我们一块修炼,再过不久就可以下山斩妖除魔了。”

    洛辰点头。世事总是变幻无常,谁能想到行尸也可以成为捉妖师。穷奇,她终于又离他近了一步。

    山下有任务,说是是五百里外有妖怪伤人,钟远平领了几名师弟下山打怪。洛辰佩带诛魔剑去拜见张亦庭,寻思着或许他有法子让她消除对诛魔剑及各种法术的恐惧。她现在的身体,还是挺糟糕的。

    穿过花园,洛辰往雅竹院走去,看到不远处有两道身影,正是张亦庭跟欧莫兮,他们边走边聊往假山那头而去。

    洛辰加快脚步,追了上去。片刻之后,她追到假山处,刚要穿过去拜见,却听到张亦庭的声音响起,“莫兮,你对十七有何见解?”

    “十七天资聪颖,是百年来难得的人才,将来的成就必让弟子望尘莫及……”

    “她的天份,我自是能看出来。”张亦庭打道他的话,清咳了一声道:“我是说,她跟阿茵,哪个在你心里更重要?”

    欧莫兮一怔,“她们都是我的师妹,我自会一视同仁。”

    “莫兮,你我师徒一场,这里也没有外人,我们倒不如打开天窗说话亮。”张亦庭环视眼前的碧波湖水,神情严峻道:“你师父我是也曾年轻过,曾爱慕过漂亮的姑娘。你以为我会看不也来,你对十七是截然不同的?”

    “弟子不明白师父所说。”

    “莫兮,你是上清派下一任掌门,前途自是无可限量。哪些事该做不该做,你可得斟酌清楚,千万不可被妖魔迷惑自毁前程,步了你师叔的后尘。”

    欧莫兮凛然,“师父,弟子清楚自己的职责,更会恪守自己的原则,此生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张亦庭眉头微蹙,手轻拍在欧莫兮肩上,“为师已经老了,自跟穷奇一役受伤后,更是力不从心。有件事,你必须要答应我。”

    “师父请讲。”

    “不管穷奇是否能诛灭,不管你将来跟阿茵有没有缘分,陪伴在你身边的那一个,绝不能是十七!”有些事本可以点到为止,可他既然左顾而言他,便怪不得自己了。

    欧莫兮怔然,半晌才道:“师父,穷奇破世在即,弟子无心儿女情长之事。将来的事,等诛灭穷奇再说也不迟。”

    张亦庭愤怒而失望地盯着他,激烈地咳嗽起来,“好,好,好,你终于是翅膀长硬了,我的话也听不进去了。”

    “师父,弟子绝无此意。”

    “是不是已经忘了,你全家的性命是被妖魔鬼怪杀害的。你拜入上清派时,在祖师父堂前发过誓,此生与妖魔鬼怪誓不两立的。为何,你现在会爱上一只行尸,而置上清派于不顾?咳……咳咳……”激动之下,一口鲜血咳了出来。

    往昔伟岸的身躯,如今却如浮萍。犹记得,他拉着小男孩的手,一步步走进上清山,将小男孩做亲生儿子养。他能给的,悉数给了他,甚至想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托付了他,而如今他竟然爱上一只行尸,可真是造化弄人,老天爷开了个大玩笑。

    “师父。”欧莫兮忙向前扶住他,“我跟十七只是师兄妹,您千万别多想,保重身体要紧。”

    “你……发誓!”张亦庭不停咳嗽,“今生今世,不会喜欢她。”

    欧莫兮脸色发青,“我……”

    “成大事者,岂能儿女情长。”他的犹豫,让张亦庭气急败坏,“你可真是糊涂,让为师如何放心将上清派交到你手上。她是行尸,还是穷奇的女人,你怎么可以对她动心!我看你魔障了,简直无可救药!”一只没有廉耻的行尸,她魅惑了穷奇,如今还对他最钟意的徒弟下手。

    远处,突然出现道黑色的身影,冲着张亦庭诡异的笑。光天化日,斗篷之下却是张看不清楚的脸,四周的空气凝结,黑气的阴戾之气肆意无扬……

    “穷奇!”张亦庭立即站了起来,朝远处的黑影飞了过去。

    欧莫兮担忧他的安危,紧跟而上。

    黑影,突然消失,似是一场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