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13章 非你不嫁

2263 2017-08-31 19:49:38

    “你帮我,对你有何好处?”洛辰不傻,自然知道他有目的。

    血色的眼眸,闪过丝玩味,“这只是个游戏。你不是一起想杀我吗?你玩好了,或许就能把我杀了。若是没玩好,还没轮到我取你性命,上清派就会把你给吃了。你们之间,本就是相互利用,你却无知的以为他会瞧上你,真是可笑。”

    “闭嘴!”洛辰生怒,她紧抿着唇,良久才道:“你有什么条件?”

    穷奇嘴角泛笑,“晚上,你不就知道了。”

    “……”洛辰怒得拔出诛魔剑劈他,“滚!”

    锋利的诛魔剑直直刺进斗篷中,穷奇低头盯着穿膛而过的剑,弯腰捏住她的下巴,“幼稚!”手,落在她的皓腕上,缓缓将诛魔剑拨了出来,“这种雕成小技若能伤害我,我早已死千万次了,还轮得到你?”

    剑,“哐”一声丢在地上。洛辰被穷奇搂住,两具身体紧贴在一起。

    洛辰挣扎,却耐何不得他的力气。穷奇附在她耳边,轻语道:“阿辰,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长进太慢,我已经等不及了。”

    洛辰一怔,冷冷反问道:“你这是求死么?”

    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浮现,两个人相拥亲吻的画面。洛辰打了个激灵,猛地将他推开,警惕道:“你……以前是不是认识过一个,长得跟我很相的人?”

    话音一落,透着戏谑笑容的脸,瞬间变得阴冷,穷奇收回捏她下巴的手,“你还不够资格!”

    洛辰明白了什么。她在摘星阵内看到的,并非幻境而是曾经存在过的。那些断断续续的画面,她看得到,欧莫兮也看到了,而穷奇也一清二楚。

    上清派古札记载,穷奇自天界堕落人间沉睡数千年,其一千年前有苏醒之兆,被上清派的创始祖先用性命献阵,再次将穷奇封印沉睡。如果出现在她脑海的画面是真的,便是穷奇堕落之前的记忆。这段记忆,跟她和欧莫兮有何关系?

    洛辰始终无法悟,不过船到桥船自然直,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穷奇离开后,洛辰足足在林间呆了一天,直到日落西山,她才拖着麻木的身体回乾承院。穷奇清除了张亦庭封印在她体内的戾气,虽然她仍然害怕诛魔剑跟纸符等,而身体却不再排斥。

    回到房间,棕哥仍美滋滋地躺在她棺材里睡觉。洛辰用诛魔剑戳它,“起来!”

    棕哥被戳醒,起床气大的它刚要吼,却见洛辰气势骇人。熊眼骨碌转了两下,权衡一番后它爬了出来,乖乖让位。尸仗人势,最近她受宠的很,还是少惹为妙。水牢实在太臭了,它不想再被关进去,先让她两天再说,以后加倍讨还。。

    靠躺在棺材里,洛辰疲惫的闭上眼睛。

    她进棺材没多久,敲门声响起,欧莫兮走了进来,“阿辰,你一天跑哪去了,大家都在找你。”

    言语间,透着殷切的关怀,却让洛辰心一颤,似被一根无形的线勒紧、撕扯,疼得的她想要呼喊求救,却只能死死强忍住。

    “睡了几天头晕晕的,我就到山间转转,透透气。”她拼命想笑,可苍白的脸却比哭还难看。

    “病了?”她弱不禁风的模样,让欧莫兮担忧的伸手探向她的额头。

    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越靠越近,洛辰突然被针扎了般,身体往旁边一躲。手落了空,欧莫兮一怔,不解道:“阿辰,你没事吧?”

    洛辰连连摇头,继而又点头,“可能是洗髓太伤元气,我浑身不舒服,想先睡了。”忍不住,打了两个哈欠。

    “我看看。”房间没有外人,欧莫兮的顾虑少了些,身体探了向棺材,“若是洗髓不成功,或有大麻烦。”

    洛辰心慌,忙握住诛魔剑横在两人中间,“大师兄,我没事,真没事!”

    欧莫兮瞧出些端倪,往后退了一步,“行,那你早点休息。有不舒服就叫我。”

    洛辰不敢看他,只是慌乱的点头。她忙躺下,“砰”一声将棺盖拉上。

    黑暗袭来,洛辰仰起头拼命吸气,不让发酸的东西从眼睛里掉出来。这个世界,谁离开谁,都不会死!她孤身来,独自去,没有什么了不起。

    他的笑容,他的温暖,一袭不染尘埃的白衣,在黑暗中逐渐消失……

    厚厚的棺椁,隔阻了一切,寂静的可怕,洛辰意识逐渐模糊,她时冷时热,身体轻飘飘的不知置身于何处。窒息,逐渐袭来,她张开嘴巴不停呼吸着,脖子处似有什么东西勒住自己,她伸手去掰……

    窒息让她不停挣扎,她双腿拼命蹬着,“啊……”

    伴随惊叫,洛辰猛地睁开眼睛,白雾茫茫。她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在迷雾中行走。

    风起,将重重迷雾吹散,青山绿水出现在眼前。眼前的山,灵气充沛,偶尔仙雾萦绕。远处,马蹄声响起。洛辰循着声音望去,两匹儿从山那边飞奔而来,一名紫衣少女跟黑衣少年。

    “阿纤,你慢点。”

    紫衣少女马儿骑得飞快,黑衣少年紧在后面追。

    “快来追我啊!”少女笑声如银铃,风泛起她的紫纱衣裙,她回头朝他扬扬手,星眸似海面若桃花。

    少年跃身而起,纵身跃向少女,两人共骑一匹马。他自她身后伸手,握住缰绳勒马。奔跑的骏马嘶叫,飞扬的马蹭腾空高扬,再稳稳落下。

    两人跃下马,他拉着她在湖边坐下,捏着她的鼻子道:“今日可是力牧生辰,半个天界的人都去了,你为何溜出来?”

    少女笑容明朗,“想见你。”

    少年神情自负,挑眉道:“听闻他想借此向你父君提亲。”

    少女托腮,痴痴地笑,“可我除了你,谁也不想嫁。”

    少年神情严峻,捧住她的脸,命令道:“除了我,你谁也不能嫁!”

    “好的。”她郑重地点头,“非君不嫁,若有违背,不得好死。”

    “胡说!”少年不高兴了,斥道:“我会保护你的。”只是,谁也不知道,多少年以后,她真的不得好死,还是死在他手上。

    没有山盟海誓,却是炽热无比。两人相视而笑,然后她害羞地闭上眼睛,少年身体向前倾,轻轻吻住了她……

    洛辰瞪大眼睛,望着他们亲昵的肢体动作。嗯,年轻真是好呀!敢爱,也敢做!

    身陷热吻的少年,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望向洛辰,眼神阴戾。

    “啊……”洛辰尖叫,连着倒退数步。心,猛地跌至冰窖。直勾勾看着她的,除了穷奇还有谁!

    他笑,嘴角勾起一抹冰冷,似锋利的剑直直戳向洛辰的心窝。

    少女缓缓睁开眼睛,好奇地望向洛辰,笑容灿烂,“阿辰,你可终于来了。”

    洛辰眼皮直翻白,直直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