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15章 偏袒

2289 2017-08-31 19:50:28

    窗外天色已亮,缓过气来的洛辰匆匆洗漱,穿好外套拎着诛魔剑,与其他师兄弟一并往校练场而去。

    第一次群练,洛辰还是挺激动的,她排在最后一排角落。术法招式早已熟烂于心,于洛辰而言并不算难。钟远平下山捉妖,欧莫兮亲自上阵带众师弟将基本的剑术练了一遍,洛辰的动作不太标准,他走到最后一排指点她,“挺腰收腹,出剑要快……”

    两道身体靠得近,她能闻到他黑发散发出来淡淡皂角的清新气息。心弦,轻轻一拨,颤颤的发抖,夹着难以忍受的疼痛。

    趁着还清醒,洛辰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如此危险的距离,她怕控制不住自己,想离他更近一点。

    欧莫兮似乎没有察觉,专心指点着她。洛辰狠狠掐了把大腿,清醒点,不准做傻事!不对自己狠一点,都不知现实有多残忍。

    基本剑法练完,是两两对阵的术法。欧莫兮拔出自己的剑,“阿辰,术法你还不太熟悉,今天我带你过一遍。”

    张茵走了过来,笑着对欧莫兮道:“十七天资聪慧,悟性比大师兄还高呢,今日我来跟十七过过招。”

    欧莫兮提醒道:“十七体力灵气浑厚,但剑法跟术法还不熟,一旦控制不当,怕会伤到人。”

    张茵不语,挑衅地望向洛辰。缩头乌龟,有本事就继续躲!

    “请师姐赐教。”洛辰向前一步,自心满满地拔出诛魔剑。弱肉强食,上清派不会养活吃白饭的,一旦觉得她没有利用价格,下场便是魂飞魄散。以前太傻,连生存都是问题,她居然还奢望爱情,更甚于将自己的一厢情愿,加强给欧莫兮。

    张茵笑容灿烂,眼眸却掠过丝阴戾,“十七,我们点到为止。”怕欧莫兮不答应,她转头对他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到十七的。大师兄不必担心,十七没来之前,我可是跟各位师兄弟都对练过,不照样毫发无损。”

    欧莫兮岂会不明白张茵是故意找茬,可偏偏洛辰初生牛犊不怕虎。仅是比试,加之众目睽睽之下,张茵不会做的太过分,以免落人口实。

    洛辰修为提升过快,却太缺历验,实战会很吃亏,是该让她多活动,以便能更快汲取上清派的道法。加以时日,她将集妖魔、道法之力于一身。这两股相克的力量,是否能融合贯通,将要看她造化。若是水火不相容,或是便是生命的代价,而一旦水乳交融,将是前所未有的造化境界。

    他不信天,不信命,只信事在人为。洛辰的路,还得她自己一步步走。

    两人双双对峙,紧盯着对方。洛辰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愤怒,不满,怨恨,嫉妒。这一切,是张茵自以为的正邪不两立,以及她对欧莫兮的一厢情愿。

    洛辰一怔,突然觉得张茵很可怜。她从张茵眼中,看到了自己。跟她一样可怜,苦苦挣扎的自己。

    手,紧握住诛魔剑,洛辰神情凛然。她,绝不能步张茵的后尘,身不由已。

    两柄诛魔剑相交,尖锐的争鸣声响起。张茵的动作很快,且招招刺向洛辰的要害。右手执剑,左手符纸在握,她是早有准备。洛辰躲闪迟疑,有好几次都差点刺中,给狼狈地躲开了。体内灵力浩瀚,洛辰短短时间无法控制自若。招式虽不成样,可两剑相交时却震得张茵手臂发麻。

    较量间,洛辰渐落下风,张茵步步紧逼。张茵不取洛辰性命,却刁钻的划破她的衣衫。肩膀处,领口处,胳膊处,剑尖锋利却不伤肌肤,摆明是在众目睽睽下羞辱她。

    洛辰别的本事没有,忍耐却是极强的。张茵对她的羞辰,较之穷奇而言,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压根不值得一提。

    稍不留神,洛辰被剑尖剜去一缕刘海。她故意激怒洛辰,而洛辰却是愈发冷静,随着不断过招,洛辰的剑法招式逐渐熟了起来。

    张茵执剑刺来,洛辰轻松躲避开,谁知张茵反手将镇尸符拍向她的肩膀。洛辰身体一怔,动作僵在半空中。张茵浅笑,转身道:“十七,你输了。”

    洛辰心有不满,“师姐,你使诈。”

    一旁观战的苗风不服,“对啊,九师姐你欺负阿辰是行尸,明明说好是比术法,竟然使用符咒。”

    “兵不厌诈,况且符咒也是术法之一。”张茵浅笑,摊手道:“十七该不会输不起吧?你已是上清派弟子,将来行走江湖捉妖除魔,那些妖魔鬼怪会看在你行尸的份上往开一面?”

    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可不带她这样欺负同门的。苗风等人不服,暗自挑了挑眉,鄙视她的行为。

    她向前,伸手去揭洛辰肩膀的镇尸符。洛辰突然露出一抹笑人,张茵一怔却已经躲避不及,肩膀重重拍了一掌,摔了出来。

    张茵连退数步,才站稳脚步,怒道:“你敢使诈。”

    苗风乐了,哈哈笑道:“九师姐,兵不厌诈,可是你说的。”

    洛辰揭下肩膀上的镇尸符,“师姐不好意思,这符纸对我已经没用了。”

    张茵不服,扬剑欲刺她,谁知洛辰的动作更快,诛魔剑已架在她脖子上。

    “哇,十七你可真是厉害。”苗风很是意外,兴奋道:“师父的洗髓术,真把你的尸气给洗净了。拜师才几天,就把九师姐打败了,真是尸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十师兄看好你!”

    “是啊是啊。”众兄弟门附和点头,“十七,果然是与众不同。”

    吃了哑巴亏的张茵不服,望向欧莫兮,“大师兄!”

    “九师妹,这场比较是十七赢了。以后你握剑的手要稳,别再打滑了,否则容易伤到人。这段时间你懈怠练武,要勤加修练。”欧莫兮脱下长衫,披在洛辰身上,轻声道:“十七,你先回房换件衣服。”

    洛辰捂紧外套,拎着诛魔剑转身离去。

    张茵气得脸色发白。

    洛辰一走,欧莫兮神情严峻地环着众人,“阿辰身份特殊,尚能做到废寝忘食的修行,而我们在做什么?穷奇可以随意来挑衅,我们却连他的存在都找不到。今天的晨练完成后,我们都想想,该怎么做。”

    张茵的脸,青红皂白。

    晨练后,欧莫兮将苗风留下,“十师弟,我有事需要下山一趟。十七刚入门,许多术法她还不会,修为之事你多带她。”

    苗风领命,信心满满道:“大师兄放心,我保证倾囊相授,将十七培养成上清派第一高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行,这任务教你了。”

    苗风性格大大咧咧,喜爱打抱不平,为人热情八卦。他不介意洛辰是行尸,素来与她走得近。领了欧莫兮的命令,他是踌躇满志要将洛辰的天份悉数挖掘出来。他是没那本事名扬天下了,但他很看好洛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