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16章 阴胎

1758 2017-08-31 19:50:49

    晨练后,苗风直接将早饭端到洛辰的房间,放在棺材面前,“阿辰,从今天起我来带你,保你下次秒杀九师姐。”

    “大师兄让你来的?”知她者,欧莫兮也。

    苗风领点,高兴道:“刚才你走后,大师兄将大家诉了一顿,九师姐是首当其冲,脸色好难受。”

    洛辰眨眼,“这样不好吧?”

    “没事,大师兄向来帮理不帮亲的。”

    短短几天,苗风将几年来在上清派所学的,毫不保留的相授。洛辰一会生二回熟,到后来苗风都快哭了,“阿辰,你果然不是人来的!”

    洛辰眨眼笑,“那是你教的好。”

    苗风颇是郁闷,“我自以为天份不差,可跟你一比差了十万八千里。剑法道家我都教了,灵力控术,大师兄可是行家,你找他取取经保准没错。对了,昨天他还跟我通了海螺联络,说过两天回来。”

    洛辰一怔,半晌才道:“这么快回来?”

    “还快?”苗风诧异,不解道:“大师兄对你可是格外照顾,连九师姐都吃你醋了,你还不盼着他回来?”

    洛辰尴尬,“我没那意思,早知道他回来,就让他捎点好吃的。”

    欧莫兮不在,洛辰不由松了口气,试问道:“十师兄,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呢。”

    苗风乐呵呵,“十七尽管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力牧是谁?”

    苗风一愣,“谁?”

    “力牧。”洛辰指了指天上,“传说是个神级人物。”

    苗风恍然大悟,“你说是上古战神力牧?”

    洛辰两眼放光,“没错,就是他!”

    苗风想了想,半晌才道:“力牧是道家前身,是三界的道派祖师爷,黄帝麾下赫赫有名的战神,与风后、大鸿齐名,后来穷奇堕落魔道三界浩劫,力牧为镇压穷奇受了重伤。后来的事就不清楚了,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失踪了。”

    洛辰眉头微蹙,“他可是一界战神,只有这么点故事?有没有风流韵事,爱上哪个姑娘,或是跟哪位神由争风吃醋?”

    “上万年前的事,还真没听说过。”

    “你的消息哪来的?”洛辰仍是有些不相信。没道理啊,战神的未婚妻为救他死在穷奇手上,如此轰动的事岂会没有记载?

    “多年前学道法时,掌门提及过。”

    洛辰失落,可转念间又问道:“那我们的祖师爷呢?”

    提及到祖师爷,苗风可来劲了,“祖师爷可厉害的,他的身世就是个谜,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他一身本事悉数传授给了徒弟,只身去封印穷奇。”

    *****

    洛辰不敢闲下来,怕自己会胡思乱想。她没日没夜的修炼,剑法跟术法不可同日而语。他的变化,连上清派各门主事都刮目相看,确实是千百年来难得的好苗子。

    白天修炼,夜晚出来林间汲取天地灵气。伴着皎洁的月光,她在山顶汲取着月华,而旁边的黑影相随。他喜欢出现,她心余而力不足,只能置之不理。

    近来甚是奇怪,他不再吸食她体内的阴气,只是夜晚会如影随行伴着她。有时,他会在不远处伫立,久久不散。

    他不说话,也不再吸食她体内的阴气,甚至不再与她融为一体。

    起初,他不现身,洛辰只是凭感觉知道他的存后,再后来她能看到团淡淡的黑影。随着她修为加深,她能将他看得愈发清楚。

    穷奇真身被镇压在瀑布涯,而他的神识却更加清醒了。离破世,又近了一步。

    天微亮时,洛辰起身打算离来。一块碧绿如拇指块大小的玉石,飘在她面前。洛辰不解,望向黑影。这玩的又是哪出,沉默了几天,忍不住了?

    “给你的。不想被上清派焚尸,你最好带着它寸不离身。”斗篷之下的眼眸,一如以往的阴戾冷酷。

    翅膀没长硬,跟他对着干没好果子吃。洛辰将石头收下,戴在脖子上,转身离开。

    黑影站在山顶,望着她孑然离去,久久才消失。

    回到乾承院,见时辰还早,洛辰爬进棺材继续睡觉修炼。躺着没一会,困意袭来,洛辰幽幽睡了过去。

    不知为何,她这几天总是嗜睡,修为固然提升的快,却总觉得身体疲倦不堪。

    “娘亲。”

    迷迷糊糊,奶声奶气的声音,在洛辰耳畔响起。

    人在屋檐下,洛辰的身心早已敏锐非凡。声音一响,嗜睡的她立即清醒过来。不是梦境,不是幻境,哪来的声音?

    棺材内寂静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洛辰竖起耳朵,连针落的声音都没听见。

    或是太疲倦幻听了,洛辰侧身继续晕睡。

    “娘亲。”奶娃儿的声音,透着不满。

    心,咯噔一下。洛辰浑身的鸡皮疙瘩竖了起来,“谁!”

    孩子嘻嘻的笑声响起,“是我呀,娘亲。”

    声音,自腹中传来。

    洛辰下意识捂住腹部,激动地摸了两下,“你叫谁?”

    “你呀。”

    “……”洛辰傻了。她愣了很久,然后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嗷!”

    痛痛痛!她却顾不得脸上立辣辣的痛,手不停捏着肚子。是梦,她做梦了而已。

    “娘亲,你捏我干嘛。”奶娃儿不乐意了。

    “……”洛辰彻底懵逼。她再次翻身,闭眼睡觉。

    某娃不乐意了,重重踹了洛辰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