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幻想 魔幻柔情 棺棺相喂:鬼王的宠妃

第117章 阴胎搅局

1724 2017-08-31 19:51:08

    某娃不乐意了,重重踹了洛辰一脚。

    洛辰痛得冷汗直冒,身体缩成一团。开玩笑,她怎么可能怀孕!上次是乌龙事件,这次也是假的。

    对了,之前还好好的,自从穷奇给了她石头,诡异的事便出现了。她摸向脖子,取出石块想扔掉。

    “娘亲,扔了它会后悔的。”

    洛辰一愣,“为何?”

    “娘亲怀了宝宝,体内魔气外溢,很容易被臭道士发现。你若真怀孕,他们不会放过你的。爹爹给你这块石头,就是想镇住你体内的魔气。”

    “……”所以,她不能怀孕,它不该存在。洛辰吸了吸气,冷静下来道:“我跟你爹是死敌,所以我也不可能怀阴胎的。这个事有点误会,你打哪来就回哪去了。”

    “娘亲,我是个误会么?”奶娃儿受伤,哽咽道:“我回不去了。你跟爹办了好多次那种事,现在搞出人命了,又不愿意承担?”

    “……”洛辰差点没被呛死,语无论次的解释道:“不是我搞的,是你爹搞的。不是,我是说,这事真是个误会,你别当真,快点回去吧。”

    奶娃儿不服气,“你不愿意,他怎么搞?”

    “……”污!!!

    “反正我回不去了,你看着办吧。”娘亲不可理喻,很过分哟。

    洛辰吐血,郁闷道:“你回不去,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受到恐吓,奶娃儿哭了,“坏娘亲,你想杀了我么?”

    洛辰语噎。好像,是挺残忍的。可是,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

    深夜,婴儿的哭声,一直在棺材内哭泣回荡。洛辰浑身冰凉,脑海彻底晕了,生生给晕死过去。穷奇,你大爷的!

    “娘亲,娘亲,快起来了。”奶娃儿边哭,边催着她起来,“你练功时间到了。”

    洛辰浑身僵边,眼睛空洞。

    敲门声响起,奶娃儿立即安静了。没过多久,敲棺材的声音响起,“十七,十七!”

    苗风着急的声音响起,他不停拍着棺材盖,见里面仍是没有动静,于是推开棺材盖。

    棺盖一开,差点没将他吓死过来。洛辰脸色苍白如纸,两只眼神空洞无洞。他腿一抖,差点跌倒,“大……大师兄,十七出事了!”

    欧莫兮是凌晨才回到上清山,刚躺下休息却被苗风的大嗓子一吼,立即穿衣赶了过来。洛辰身体僵硬发直,眼睛失魂呆滞。他将她自棺材中拉坐起来,运气一掌击向她的后背。

    突如而来的力道一击,洛辰猛地回过神来,额头冷汗不停往下渗。

    “十七怎么了?”苗风紧张地问道。

    欧莫兮眉头紧蹙,半晌才道:“好像被惊吓到了,灵魂出窍。”

    “……”苗风张大嘴巴,惊呀道:“不是,大师兄……十七她可不是普通人,她是只行尸而且什么世面没有见过,怎么会被吓得灵魂出窍,连穷奇她都不怕,怎么可能……”开玩笑的吧。

    欧莫兮一脸严肃,苗风到嘴边的话强行咽下,不敢再说了。也对,十七魂魄不全,灵魂出窍也是可能的。

    洛辰缓过神来,她擦着脸上的汗水,茫然道:“大师兄,你怎么在这?”

    欧莫兮凝神打量着洛辰,“刚才发生了什么?”她呼吸慌乱,脸色惨白,心率失常,必定是受了某种惊吓。她向来胆大,能吓到灵魂出窍的,绝非小事。

    他锐利的眼神,似乎望看一切。洛辰心底发凉,半晌才道:“刚才睡得好好的,突然身体动弹不得,好像东西在棺材里一直盯着我。”

    “穷奇?”苗风愤怒道:“那个混乱的神志,又出来吓你了?”

    洛辰摇头,“那种感觉,我也说不出来,就觉得比穷奇还恐怖,阴森森的。”

    “或许是鬼压床了。”欧莫兮不再追问,反倒对苗风道:“我有些话,想跟十七说。”

    苗风忍住好奇心,离开了。

    欧莫兮一盯着洛辰不说话,吓得她往棺材里缩,“大师兄,怎……怎么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非奸即盗。”奶娃儿很郁闷,没好气道:“娘亲,你要守妇道,快点赶他出去。”

    瞳孔,瞬间放大,洛辰慌乱的盯着欧莫兮。

    “阿辰,你到底怎么了?”她见他如洪水猛兽的模样,让他无所适从。

    “我挺好的呀。”看来他听不到婴儿的说话声,洛辰不觉间松了口气,“承蒙大师兄关心了。”

    “大师兄?”欧莫兮一怔,半晌才道:“阿辰,我们之间,非得这样?你打算躲我,躲到何时?”

    洛辰沉默,良久才道:“以前是我任性了,总觉得事人为,从未考虑过你的处境。可来到这里,我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大师兄说我躲你,可你又何偿不是在躲我。你有你的责任,我也有我的目的,我们……”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可这一句,她实在说不出口。

    欧莫兮沉默,洛辰别开脸不说话。

    “娘亲,你一脚踏两船,好无耻!”奶娃儿实在看不下去了,怒道:“我要告诉爹,你红杏出墙,他会收拾你的。”

    洛辰很生气,“闭嘴!”小屁孩,它懂什么。

    欧莫兮一怔,诧**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