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7

2012 2017-09-01 16:02:32

    “姨娘生产那日,奴婢曾亲眼看见有人给产婆塞银子。那人还对产婆说:‘若是女孩,弃大留小。若是男孩,大小不留。’没多久,七小姐就出生了,而姨娘难产而死。他们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们见,直接把姨娘抬出府草草掩埋,连坟茔都寻不着。事后,但凡是参与过姨娘生产一事的所有丫鬟婆子,都被二夫人打发走了,那产婆也不知去向。”

    紫鸢朝南薇连磕了两个响头。

    “奴婢人微言轻,深知无凭无证,就算告到老太君面前,她老人家也不会相信我的话。奴婢有好几次想告诉大少爷,可是少爷脾气直,我怕他为了替姨娘报仇,冲动行事,反倒中了奸人算计。奴婢没辙,这才……七小姐,姨娘死得冤枉,您一定要替她主持公道啊!”

    “紫鸢,你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紫鸢有半句假话,就让紫鸢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紫鸢举手发毒誓。

    “好,我相信你。”南薇将她扶起来。“不过,捉贼要拿脏,这件事我们没有掌握到证据之前,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紫鸢眼眶含泪,深深点头。

    “奴婢省得,您今日劝下大少爷,奴婢就知道您是兰萱阁最稳重能主事的。七小姐您放心,奴婢会一直守护您的。”

    南薇很感激紫鸢的这份忠心,只是对她那句“兰萱阁最稳重能主事的”一句话,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兰萱阁能算上正儿八经主子的,也就她和她哥。

    就她哥那副动不动寻死觅活的尿性,但凡来个正常人,都算“稳重”吧。

    南薇将紫鸢从地上扶起来。

    “紫鸢,眼下我就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你可愿帮我?”

    紫鸢抹了一把眼泪,点头如捣蒜。

    “七小姐您尽管吩咐,奴婢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不用你赴汤蹈火,我只要你跟我回西厢,做我西厢的丫鬟。”

    “啊?”紫鸢默默咽下一口口水。“我觉着,您西厢并不缺人啊。”

    “缺。”提起这件事,南薇的脸色就黯淡下来。“缺我自己的人。”

    紫鸢不傻,当即明白过来。

    “听闻姨娘死后,西厢换了不少人,难不成……”

    南薇没有正面回她,可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见状,紫鸢下定决心:“紫鸢愿意为七小姐赴汤蹈火。”

    “不用你赴汤蹈火,过去之后,我只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七小姐您尽管吩咐。”

    “帮我盯着青竹,尤其不能让她靠近我哥!”

    虽然不明白南薇下这个命令的用意何在,紫鸢还是没怎么想就点了头。

    “是。”

    ……

    南薇开口要人,南昭二话没说就给了,这让紫鸢短暂地怀疑了一下自己的职业生涯——她这个丫鬟就这么不受大少爷待见嘛?至于一副巴不得她赶紧走的样子吗?

    不过紫鸢的郁闷在到了西厢之后就一扫而空了,转而变成一腔热血——天啊,七小姐太可怜了,满院子没一个能用的人,幸亏我过来了!

    紫鸢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都重了好几分。

    紫鸢是个豁得开的,虽然西厢满院子都是二夫人的人,可他们和二夫人的关系到底是见不得台面的,正所谓穿鞋的怕光脚的,被紫鸢登鼻上脸骂了几句之后都安稳了,只是青竹的脸色一日比一日更差了。

    紫鸢也不避讳,逮着院子里大大小小的事,跟倒豆子一般在南薇面前吐槽。

    “七小姐,您就是太仁慈了,我看那群人都能欺负到您头上来了。”

    紫鸢将一包东西丢到南薇的案前。

    南薇放下手中的书,接过来瞅了一眼。

    “这是什么?”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玉簪!这簪子通体晶莹,成色极好,更不用说簪子上面的雕工了——一看就是出自宫廷匠人之手。

    南薇前世好歹是个皇后,这识货断物的本事放眼整个南府还没人能比得过她。她心知这般贵重的东西,别说紫鸢一个丫头不可能有了,就是府里的小姐夫人,轻易也用不起这东西。

    南薇的脸色登时就变了。

    “这是哪里来的?”

    “这是一个名叫昭月的烧火丫头发现的,她看到我们院里的一个婆子最近行事诡异得很,便留了心眼。发现那婆子在您被子底下放了这个。那丫头不笨,知道西厢里的都是二夫人的人,见不着您的面又不敢轻易把这些东西交给其他人代为传送,见我跟着您过来了,这才把东西交给我。”

    南薇攒着簪子的手用力握紧,紧到簪子上的梅花图案在她手心里烙上红痕。

    “昭月那个丫头可信吗?”良久,南薇问道。

    “昭月本是乞儿,窦姨娘见她可怜才收进房里,她长得有几分姿色,求娶的人不少,昭月都没同意,说是这样便没办法留在窦姨娘身边了,姨娘死后,她也是为数不多的还肯守在兰萱阁的。”

    紫鸢从小就跟着窦姨娘,在姨娘身边主事,兰萱阁的丫鬟来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所以她既然说昭月可信,那便不会有错。

    南薇点点头,着手将簪子用布包包好,还给紫鸢。

    “放回原处。”

    紫鸢顿时瞪大双眼,她都要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坏了。

    “小姐,这摆明了是有人在陷害您,您……”

    南薇抬起头,双眸在香烛烟雾缭绕里,显得格外清明,似一双黑色玛瑙,在昏黄的烛光里熠熠发光。

    “若不留着,能作何处置呢?”

    “当然是丢了呀。”

    “丢了一个簪子,就能保证下次不会出一个钗子,一个镯子?”

    紫鸢被问懵了。

    “那……难道我们就坐任不管?”

    “他们既然想算计我,一次不成自然会有下一次,与其一直被动挨打,还不如看看他们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见紫鸢眼底尽是担忧,南薇笑了笑,拉过她的手安慰道:“紫鸢你放心,我自有安排,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的。”

    紫鸢又何尝不知南薇的艰难,含着泪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