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8

2089 2017-09-01 16:21:54

    “小姐您放心,我已经吩咐昭月仔细盯着那婆子,她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紫鸢蹲在南薇身前,双手握住南薇冰凉的小手。

    “七小姐,紫鸢会保护您的。”

    “谢谢紫鸢姐姐。”南薇到底年纪小,说出来的话带着点软糯的奶音。

    紫鸢听到这话,眼眶又红了,道了句:“您休息吧。”正准备退下去呢,被南薇叫住了。

    “青竹呢?”

    最近青竹被紫鸢收拾了几回,安分了不少,自然也清闲了不少,没事就往外逛,紫鸢只当她又去哪里偷闲了,正想就这般回主子呢,却见南薇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想起南薇之前的交代,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丢下一句:“我去找她。”一溜烟跑了出去。

    紫鸢出去后,南薇呆坐在房里半天没动,手里紧紧攥着紫鸢刚才落下的那根梅花簪。南薇的拇指滑过手心里的印痕,梅花的棱廓还十分明显,其实她不用费什么力气,就猜到了这簪子的来源——放眼整个南家,也就二房得过皇帝的赏赐,这白玉梅花簪,不用想也知道是出自南心房里。

    好啊,她还没有去找南心算账,她倒已经算计到她的头上来了!

    盯住了青竹这个豁口,他们竟然给弄出新的幺蛾子来了!

    这一次,她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

    紫鸢上下在找的青竹,此刻就在兰萱阁的脚跟处,隔着一方不过一寸见方的扇形小窗口,和墙那边的一道墨绿色身影说话。

    透过窗口,一个黄布包袱递了进来。青竹掀开包袱的一角看了一眼,顿时就愣住了。

    “这是书?”

    “给你三天时间,必须把这里面的内容背下来。”

    “我是夫人派来盯着七小姐的,又不是……”青竹无语扶额“有个紫鸢就算了,现在还派这种奇怪的任务给我,我……”

    “别忘了,你妹妹还在我们手里,你最好安分一点。”

    那人只用了一句话,就让刚才还张牙舞爪的青竹,瞬间变成了没脾气的小猫。

    “那你们总得告诉我,你们让我背这些,是要干什么吧!”

    墙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大少爷这人喜猎奇故事,好山水字画。这里是夫人命人搜来的一些奇闻异事,背完之后,你找个机会接近大少爷,如果能让他对你动心,夫人会记你头功。”

    “大少爷?!”青竹差点就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你们让我去勾引那个废物?!”

    青竹顿时火了,也不接那黄布包裹,任那东西在墙头上挂着。

    “我不是来给你们当ji女的!这任务,我做不了!”

    “那你就等着给你妹收尸吧。”

    墨绿色身影说完,也不给青竹反驳的机会,径自走远了。留下青竹一个人在原地气得直跺脚。

    可气归气,青竹还是认命地取下包袱,塞进衣服里,四下扫了几眼,发现没危险,才揣着东西往住处走。

    ……

    紫鸢寻了整整一天的青竹都没寻到,最后却发现她竟然在房里睡觉,一时之间气不过,忍不住说了她两句,青竹当晚便跑了出去。

    这事闹到南薇耳里,让南薇自然又好一顿头疼,只能吩咐人赶紧去把青竹找回来。这一夜都没安生,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熬不住睡过去。

    南薇再一次做了噩梦。

    刚入梦不久,就回到了前世地牢里。

    阴暗的地宫,老鼠在湿草垛上跑来跑去,他们闻到了腥味,跟疯了一样寻找源头。

    那东西蠕动了一下,吓得老鼠四散跑开,但见她很快又没动静了,硕鼠们吱吱地冲上来,对着那东西就是一番撕咬。

    这一团黑乎乎的,不是什么污秽赃物,而是南薇。

    南薇已经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了。

    下体还在不断流血,那是她的孩子,她流掉的孩子!他们把她丢掉地宫,任她感受到自己的孩子化成血水,不断地流出体内。任她躺在污水里,被老鼠啮噬。

    她撑着一口气不死,就是因为还有牵挂——她的家人。

    南心既然能做出拿南苓的肉做饼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来,那她的家人……

    “哟,还活着呢!”地宫口传来人声,是南心的声音。“活着好,等一下喂狼的时候,那才刺激。”

    “娘娘,地宫寒冷,您先出去,奴才这就下去把那东西拖上来。”南心手底下的人谄媚道。

    “不必了,我就站在这里,我还有好消息要向妹妹禀告呢。”

    宫人领命退下,南心站在地宫门口,看着牢里那团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冷笑声声。

    “妹妹,你我姐妹同心,你在想什么,我自然是知道的。”南心哈哈大笑,笑声像魔鬼,在地宫里回荡。“南家收受贿赂,通敌叛国,证据确凿,今日午时,满门抄斩。”

    “至于姐姐我,就不用妹妹你操心了。皇上体恤我,早给了我恩典,我的亲生母亲和亲生弟弟姓李不姓南,他们举报南家有功,母亲被封为诰命夫人,弟弟被封侯爷,今天一早,册封的圣旨就会和抄家圣旨一同送到南家。妹妹,你可以放心去了。”

    南薇气得浑身发抖,那也是她的家人啊,南心她……怎么可以如此狠心!

    “这一切,都拜妹妹所赐啊。”南心低头看自己涂满丹寇的手,十指葱葱,入目猩红。“若不是他们要救你出来,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宫人将南薇从地上拎起来,像拖着奄奄一息的牲畜一样,将她从地宫拖出来。

    南心抽出监军的佩刀,一刀刺在南薇身上。

    “娘娘,皇上可是吩咐了,要活着把人丢进狼堆的。”宫人显然有些为难。

    “放心,我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就死的。我这不过是捅几个窟窿,让那群饿狼先尝点甜头。”

    被关在地宫不远处的十几头饿狼,闻到血腥味后便再也按捺不住,呜呜地嚎叫,疯狂地撞着铁笼。

    “好了,他们也该开饭了。”

    南心拍拍手,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中午吃什么一般轻松。

    宫人抬起南薇,把人往狼堆里面一丢就赶紧关上了牢门,生怕那些饿极了的饿狼会冲出来。

    饿狼们早就闻到了血的味道,如今食物送到嘴边,又怎会放过,猛扑过来,地牢顿时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