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09

2065 2017-09-01 16:45:04

    南薇被生生地吓醒了。

    醒来之后一摸亵衣,都已经被冷汗给濡湿了。

    南薇将手伸进被子底下,摸了摸,那根玉簪子还在。

    南薇仰头,直挺挺地在床上躺了良久,最后竟疯了一样笑出了声。

    “小姐,小姐。”

    房里的动静惊醒了在外间躺着的紫鸢,她连鞋都来不及穿,匆忙点了一个烛台,掀帘进来。

    “小姐莫不是又做噩梦了?”

    “我没事,青竹回来了吗?”毕竟是二夫人派过来的人,南薇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事端。

    “早就回来了,在外间歇着呢。”提起这件事,紫鸢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们一院子的人找她,她倒好,窝在门房处喝酒赌钱呢!”

    “好了,别说了。”

    南薇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紫鸢不放心,伸手去探南薇额头,一手冷汗。

    紫鸢忙去寻干毛巾,要替南薇擦身体。

    南薇自己坐起身来,对紫鸢道。

    “没事,帮我备点热水就行。”

    紫鸢领命,忙吩咐下去。

    热水很快就来了,紫鸢忙里忙外脚不沾地,伺候南薇去浴室了,又惦记着收拾床被,看到床上那一大块汗渍,很是心疼。

    紫鸢这边正感怀呢,在门外值夜的青竹打了个哈欠,翻身骂了一句:“真是事儿精!”

    转头继续去睡了。

    紫鸢气得浑身发抖。

    七小姐夜夜噩梦,青竹身为贴身丫鬟不管不顾就算了,如今居然还敢对七小姐出言不逊?!

    抄起刚送来的热水,紫鸢三两步走到外塌,一手掀开棉被,抓起桶沿对着床上的人兜头泼下。

    热水是刚烧开的,一桶淋下去,青竹就像是被丢进油锅里的泥鳅,咻地弹起。

    “紫鸢,你是不是有病!”

    青竹的床上、身上,腾腾地往外冒着热气,她裸露在外的皮肤,被烫得通红一片,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烧熟了的泥虾。

    “哎哟,青竹姐姐,真是对不住了,七小姐要洗澡,就我一个人忙里忙外又是烧水又是伺候的,这一下子没拿住弄翻了水桶,打扰青竹姐姐休息了。”

    紫鸢的话配上她那无辜的表情,真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青竹胸中的火气更甚,叉着腰就骂——她也想痛快地和紫鸢打一架,但是很显然,她和紫鸢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你个骚蹄子,别得意,我这就去告诉二夫人,让她把你卖到窑子里去,看你还能笑到几时!”

    “哟”紫鸢眉尾一挑,“感情姐姐不是西厢的大丫鬟,而是二夫人的人啊。不然怎么不想着找自己正经的主子求公道,反而要去找二夫人呢。”

    青竹一时语塞。

    紫鸢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笑得很是奸诈。

    “不过我劝劝紫鸢姐姐,您呀,最好还是别把这事闹到二夫人那里为好。”

    青竹以为自己抓到了紫鸢的把柄,语气里颇有几分得意。

    “你别以为你能唬住我,我这就去找二夫人!”

    “可以啊,你去找,到时候二夫人问起来,我就说是七小姐半夜魇着了,要洗澡,我一不小心手滑了才淋到你。就是不知道二夫人到时候会怪我太尽心伺候小姐,导致手滑了,还是会怪你伺候主子不尽心,身为值夜大丫鬟,居然连主子魇着了都不知道,主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你倒只顾着做自己的春秋大梦!”

    紫鸢一句话,踩住了青竹的命门。

    二夫人派她来西厢,就是来盯住南薇的,既然是盯,自然是从早到晚,十二个时辰不停歇。如果让二夫人知道她消极怠工,只怕到时候被送到窑子里去的就是她了。

    青竹不说话了,打不过吵不过,只能狠狠地瞪着紫鸢。

    然后她悲催地发现——她连眼睛都没有紫鸢大!紫鸢回瞪一下,那气势比她要强上百倍。

    看着青竹掩面奔走,紫鸢心情大好,收起水桶,拿着干净的衣服去净室,就见南薇正在发呆。

    紫鸢将干净的衣服放在一旁的晾衣架上,抽出毛巾来,替南薇擦长发。一边温柔地搓洗,一边打上皂角。

    主仆两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其实以前老爷也宠过窦姨娘的,姨娘会制香,做的皂角都和别人不一样,幽香扑鼻,老爷最喜欢的就是让窦姨娘给他洗头了,经常一留就是一整夜。可惜啊,人不如新,自从那章氏入府之后,老爷便很少来兰萱阁了。”

    “章氏?”这个名字有点陌生。

    “小姐您忘了,就是前几年入府的章姨娘啊,不过现在她是贵妾,按理,小姐您应该叫她一声章夫人的。”

    慢着!

    “她是父亲的贵妾?什么时候的事?”南薇很肯定,前世绝对没有什么贵妾,也没有什么章氏!

    “章氏是七年前入府的,是定北侯府的庶女,因仰慕我们老爷的才华,甘愿过府入妾,入府当年就给老爷生了儿子,加之其娘家显赫,次年就擢升为贵妾了。”

    “这位章氏,很厉害吗?”能逼着善妒的二夫人同意老爷立贵妾,若说在这位章氏没点手段,她是不信的。

    果然,紫鸢接下来的话印证了她的想法。

    “何止是厉害!府里就数二夫人和章氏撕得最厉害。二夫人虽然是正房夫人,又掌握这掌家大权,可老爷不喜欢她啊!下人都在传呢,说老爷要废了二夫人,重立章氏为夫人。估计章氏也这么想的,处处和二夫人争,可谓是分毫不让。”

    还有这段渊源?

    如果这个章氏是从侯爷府里出来的,那有几件宫里的赏赐也不为过。

    这让原本笃定了簪子是南心故意安排用来诬陷自己的南薇,开始纠结了。

    若不是南心而是那个章氏,可能还有点麻烦。

    想到这儿,南薇抓住紫鸢的手,忙吩咐道。

    “紫鸢,在我兰萱阁里,你可有信得过的人。”

    紫鸢想了想,道:“有两个嬷嬷是跟着窦姨娘陪嫁过来的,虽然懦弱了点,到底还算忠心。再就是今日揭发有功的昭月了,奴婢瞧着她,也是个机敏的丫头。”

    “那两个嬷嬷,你派一个去盯着琉璃阁,一个去盯着那章氏的住处。事无巨细都记下来,回来向我禀告。至于昭月,让她时刻留意院子里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