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19

2074 2017-09-11 23:05:00

    “是是是,您做事都有您自己的考虑,砚台愚笨,不懂您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换做我面对这样一个敢偷窥我洗澡的不要脸的女人,是觉得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想了想,砚台又补充了一句。“当然,砚台不是公子您,自然也不会有女人会来偷看我洗澡。”

    “砚台!”不只是脸,九公子的脸上都飞起几片红云。“别说了!”

    他万万没想到,好不容易堵住了南七小姐的嘴,居然忘了身边还有砚台这个大嘴巴。

    向来走一步算三步的九公子,头一回感受到绝望的滋味。

    究竟要他怎么做,被人偷看洗澡这么丢脸的事才能翻篇啊!

    南薇由九公子派来的人护送着,一路平安无事地归家,还没到南府,远远就瞧见刘嬷嬷带人正在门口候着。

    “刘嬷嬷。”南薇自知心虚,乖顺得像只小白兔。

    刘嬷嬷探究地打量了送南薇回来的两人几眼,笑着躬身请安。

    “两位可是九公子派来的人?”

    南薇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刘嬷嬷眼神这么厉害,一下子就认出了两人身份,想起自己之前和九公子的约定,心跳如雷。

    她这是刚和别人定下约定,就要违约了吗?

    万幸的是,那两个兵士倒是机智的,说起谎话来眼睛都不眨。

    “我家公子是在路上偶遇迷路的七小姐,见天色太晚怕出事,这才命我等护送七小姐回府。”

    刘嬷嬷再三道了谢,目送两人离开了,这才带着南薇往里走。

    南薇心有戚戚,小心打量着刘嬷嬷的脸色,发现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皱着眉头,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看这样子,老太君还没有十分生气?

    怀着这样的心思,南薇小心翼翼地打听。

    “刘嬷嬷,是老太君让您来等我的吗?”

    经得提醒,刘嬷嬷终于回过神来。

    “老太君见您久久未归,担心您的安危,这才命我来看看,七小姐今天折腾了一天,累了吧,早些回房休息吧,奴婢还要去向老太君复命,就不送七小姐了。”

    说着,没有给南薇问话的机会,带着一小队人,一路直往慈寿堂奔,徒留南薇和紫鸢主仆二人,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嬷嬷这暧昧不明,意味不清的态度,直接导致南薇又一次的失眠。

    第二天一大早,慈寿堂就来人了,说老太君有请。

    这是让她休息一夜,隔天算账的意思?

    南薇一颗心突突直跳,见老太君就跟上刑场似的,见她老人家不仅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还笑脸盈盈,就更害怕了。

    老太君这样,莫不是要重罚她?!

    就在南薇觉得自己免不了要挨一顿家法了的时候,老太君竟突然问道。

    “薇儿,你是如何认识九公子的。”

    “哈?”南薇的嘴惊得都可以塞下一颗鸡蛋了。

    “你我祖孙,没有什么话是说不得的。”见南薇一脸震惊,老太君笑着解释道:“是刘嬷嬷昨晚上回来告诉我的,她说送你回来的那两位是九公子的人?薇儿,昨天你是不是见过九公子了,他可有对你说什么?”

    南薇:“……”

    南薇还不知道正是因为昨日九公子派人送她回府,她才免了一顿家法。她现在关心的是如何应付老太君——她现在说不知道还来得及吗?

    她不过就是想守个约定,怎么就这么难?!

    南薇当然不知道九公子跟她说,让她守约,其实只是让她不要把她不小心看到他……光着身子的事说出去,一时急得鼻尖都是热汗,眼神乱转,正寻思着怎么回老太君呢,丫鬟的通报声传进来。

    “老太君,大夫人来给您请安了。”

    大夫人程氏,大伯南昌志的嫡妻,对这个人,南薇唯一的印象就是闷葫芦。程氏因为生不出儿子,在南府的地位十分尴尬,偏偏这个人是那种闷棍打不出一句话来脾气,就连本来应该是她拿着的掌家大权都落到了二夫人李氏的手中。她都没说一句话,十分顺从地将掌家大印交了。

    前世大房分家自立门户之后,南薇就很少和这个大伯母打交道了,哪怕是她刚当上皇后那会儿,这位大伯母都没露面。

    倒是老太君,在病重那几天扯着南薇说话,恨不得将她这辈子的事都交代安排好。

    其中提起最多的,就是这位大伯母。

    老太君一面说程氏不简单,让南薇务必要防着程氏,一面又要南薇学学程氏,有那心机城府,不怕在后宫立不了足。

    前世的南薇不懂,觉得那程氏如一潭死水,哪里就有老太君说得那么厉害了。可如今猛地听到这个人,南薇的脑海里突然蹦出前世程氏的两个女儿南菁和南霏的结果来。

    前世,南菁嫁的是尚书郎,据说琴瑟和鸣,尚书府连个通房都没有。而南霏,嫁的是一个穷苦书生,可那书生次年就考上了状元。世人都传南霏有旺夫命,自此南霏在夫家也是说一不二。

    比起前世她那看似风光无限,实则风一吹就散的脆弱婚姻,程氏为两个女儿谋划的,真真是满分的好姻缘。

    更何况和那些一心一意想利用她皇后身份的人不同,程氏当年可从头到尾都没来求过她。

    正寻思着呢,门帘被人掀开,一位身穿着青墨色,梳着妇人发髻,从脸色到动作都一丝不苟的女人跨过门槛进门来。

    程氏会被人形容为一潭死水不是没有原因的,至少她那平淡无波的眼神和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色,实在是让人爱不起来。

    老太君对程氏的态度,倒还算亲热,她招呼南薇给程氏见礼。

    “薇儿,还不见过你大伯母,走水那日,还得多亏她给你送衣服,你才有干净衣衫换洗。”

    程氏仍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她面无表情地接受了南薇的行礼,面无表情地回老太君的话:“媳妇不过是行了本分,不敢居功。”

    纵然老太君有心要和这个大媳妇热络一点,面对她这般冷声冷气的样子,也着实喜欢不起来。随口聊了几句就没啥话题了,于是便问道:“老大媳妇你今天来有事吗?”

    没事您还是赶紧回你的长房吧,就别在她跟前凑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