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22

2144 2017-09-15 23:30:00

    青竹走了,兰萱阁得此安生了几天,不过琉璃阁的气氛就没那么轻松了。二夫人最近喜怒无常,动不动对下人就是好一顿臭骂,一群人缩在门外头,谁都不敢近身伺候。

    也就李嬷嬷一个人,还敢在这个当头进门去给二夫人请安了。

    许是丢东西丢得累了,见到她,二夫人难得没有发火,但心情却并不见得有多好。只见她踞坐在暖炕上,一只手搁在茶案撑着头,胸口剧烈起伏,显然一肚子的火气都还没发出来。

    “夫人,青竹已经咽气,我命人扔乱葬岗去了。”

    “呸,没用的东西!”想起这件事,二夫人就又忍不住发火了。“我养你们一群废物是干什么吃的,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搞不定,居然让她爬到我头上来了!”

    “夫人您别生气,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下次,下次我们一定能扳回来。”

    “她身边现在有个紫鸢,我们的人是连身都近不了,还怎么扳?!”

    “夫人您放心,只要是人,就有弱点,既然她七小姐防着我们的人,那我们何不用一招釜底抽薪。”

    二夫人总算有了点反应。

    “釜底抽薪?”

    “七小姐不是防着我们的人吗?我们就让她没人可用,让她没有选择!”

    “你说得轻巧,紫鸢那个丫头以前就是窦姨娘那个狐媚子的人,对窦姨娘忠心着呢,更何况现在南薇肯定一门心思护着那丫头。这次就是教训,我们想搞走紫鸢,反倒赔上了青竹。”

    “那我们何不换个思路,如果他们主仆之间先生嫌隙呢。”李嬷嬷凑到二夫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直听得二夫人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

    正密聊间,有丫鬟站在门口请命:“二夫人,门房说有一位叫做红叶的姑娘求见。”

    听到这个名字,二夫人和李嬷嬷都是一愣。

    “夫人,想必这红叶是听说了青竹的事,所以才……”

    二夫人的头又开始疼了,挥挥手对李嬷嬷道。

    “你去处理吧,务必把人给我稳住了。”

    李嬷嬷领命退下去了。

    南府隔壁 暗巷

    “这里是你姐姐的一些遗物还有二夫人赏的五十两银子,你节哀吧。”

    李嬷嬷安慰人安慰得一点都不走心,说话间还四下打量,生怕别人发现自己和这个乐活院的头牌在一起。

    “我不要银子,我只要姐姐的遗体,我要领她回去安葬。”红叶一袭白衣,头上带着一顶白纱帷帽子,可谓是遮得严严实实。

    “你姐姐犯了那么大的事,还是遇到二夫人心好,才会给你几两安抚金。人是肯定带不回去了,这笔钱,要不要随你。”

    红叶伸手,拿过李嬷嬷手里的那个蓝灰色包裹,看都没多看那鼓鼓的钱袋一眼,屈身行了个礼,带着伺候的丫头转身就走了。

    冲着她的背影,李嬷嬷狠狠地淬了一口,“呸,千人骑的东西,装什么清高。”

    颠了颠手中钱袋的分量,她环顾一周,见四下无人,将钱袋偷偷塞进自己的袖子中……

    而另一边,红叶由服侍的丫头扶着往暗巷出口处走,那丫头见她抱着一个破布包袱跟宝贝似的,不免心有酸涩:“姑娘,依我看,您就该把那笔银子拿着的,五十两呢!拿了那笔钱,你很快就能凑够银子为自己赎身了。”

    “你以为李氏会轻易地放过我?!”红叶攒着包袱的手指捏紧,已带哭腔。“姐姐是为了我才听李氏摆布,才会有此下场,我对不起她。”

    “姑娘你别这么想,你不也是为了青竹姐姐,才会呆在乐活院那种地方为二夫人赚钱吗?!”

    “是的。”憋回眼泪,红叶一字一顿地说道。“她李氏不放过我,也别指望我会放过她!”

    红叶抬头望天,狭长的暗巷将天空都切割成了一个细长的蓝色腰带,看上去格外压抑。

    “姐姐,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不管是李氏,还是南薇,他们欠你的账,我会一笔一笔地算!”

    一阵风吹过,吹开了她面上的面纱,露出了一张和青竹一模一样的脸。

    “夫人,那不是……青竹?”恰巧路过的章氏听得身边的丫鬟这么一提,扭头看过来。却见那一身素服的女人已经戴好帷帽,登上马车走远了。

    “你确定你刚才看到的人是青竹?”

    “奴婢不会认错!”那人信誓旦旦,再三保证。不过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不过青竹可是奴婢看着被抬出府的,难不成……”

    众人相视一眼,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爬上皮肤,吓得众人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我就不信这世上真有鬼神!”章氏凤眸眯起,盯着马车离去的方向,对身边的一位粗使婆子吩咐道。“你去,盯着那女人,若是能查出那女人的来历,我重重有赏!”

    “是!”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那婆子半个时辰之后就回南府复命了。

    “章夫人,我们适才见到的那位姑娘,的确和青竹长得一模一样,不过她叫红叶,是乐活院的头牌。听人说她还有一位孪生姐姐,不过前两天不幸去世了,所以红叶才一身孝服祭奠亡姐。时间正好也能对得上。”

    章夫人命人赏了那婆子几颗金锞子,婆子喜笑颜开地捧着赏金退下去了。

    婆子走后,章夫人的贴身丫鬟凑上前来伺候。“夫人,照这么说,这青竹和红叶是一对孪生姐妹?”

    “没想到啊。”章夫人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青竹被七小姐治罪,又被二夫人处死。红叶身为青竹的妹妹,自然会想办法复仇。”

    丫鬟听得,脸上也有几分期待神色。

    “夫人您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帮那红叶一把。”

    ……

    兰萱阁安生了没几天,就又开始暗潮汹涌。

    这日刚给老太君请安回来,南薇就收到消息——南心正在派人打探窦姨娘之事。

    “窦姨娘已死,二小姐打探她的事做什么?”紫鸢自问自答,摸着下巴分析起来。“姨娘是孤女,十岁那年被人牙子卖进了府,然后就一直在老太君身边伺候。后来和老爷情投意合,这才抬了姨娘。”

    紫鸢说得没错,这个府里,恐怕没有人会比窦姨娘的身世更清白了,而且一个死人,对南心根本没法构成威胁,他们没必要在窦姨娘死后还来对付她。

    除非……

    他们要对付的不是窦姨娘!而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