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23

2000 2017-09-18 01:56:00

    南薇和紫鸢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主仆两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小姐,你放心,奴婢会保护您的。”

    保护?她一个丫鬟,谈何保护?!

    南薇感动紫鸢对自己无条件的保护,当正因为这样,她不能让紫鸢去涉险。

    南薇手握空拳,有一搭没一搭地扣在桌面上,随着哐哐的敲打声,她的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着。

    南薇在动脑,紫鸢也没闲着,来回踏步,喋喋不休。

    “不行,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查下去,到时候没事都能查出事来。我这就去想办法,拦住二小姐的人。”

    南薇沉默地敲着桌子。

    “不对,二小姐的人,岂是我们拦得住的,还是想好应付的方法才行。可谁知道二小姐当日会如何发难呢?”

    南薇仍只是沉默地敲着桌子。

    “只恨姨娘去得早,不然也不至于没个主意了。”

    南薇敲桌子的手终于停了,她抬眼,望向紫鸢。

    “紫鸢,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找老太君商量?”

    “我的傻小姐哟,无凭无据的告到老太君那里,不仅讨不到好,还会让您背上一个对嫡姐不敬的罪名的。”

    “这样啊……”南薇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我们去找刘嬷嬷。”

    “找刘嬷嬷也是……”紫鸢刚想说找刘嬷嬷一样,恍然间却又觉得此计可行。“我们或许可以先给刘嬷嬷透一点消息,只要刘嬷嬷关注这件事,那不就等于老太君也知道了吗!”

    紫鸢到底是个明白人,南薇稍稍点拨一下,便明白过来。

    “七小姐您先休息,我这就去找刘嬷嬷。”

    南薇还没来得及叫住她,紫鸢就已经一路小跑出去了。

    这个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哟!

    看着紫鸢的背影,南薇心里却有了另一个主意。

    程氏这次出手相助,她还没有去好好地“谢谢”她呢!

    程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动静。

    她实该好好地拜见一下这位大伯母了!

    想到这儿,南薇将已经如脱缰的野马般跑了出去的紫鸢给叫了回来,吩咐道。

    “找刘嬷嬷的事稍后再去也不迟,先陪我去个地方。”

    紫鸢堪堪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南薇,满脸不解。

    “去哪里?”

    “碧落阁。”

    长房 碧落阁

    大夫人信佛,是以长房里常年烟雾缭绕,木鱼声声,在这热闹纷呈的南府里,是最奇怪的一处存在。

    程氏盘坐在榻前,如一座泥塑的佛,半响端坐不动,入定了般。只有她拨动着念珠的手指还在活动,机械地将一颗颗檀木念珠拨过。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打破了程氏的节奏。

    “夫人,七小姐来了。”

    程氏睁开眼,面上仍是看不到什么表情,她将念珠随手放到桌上,该盘踞为端坐,而后才不急不忙地吩咐道。

    “让她进来吧。”

    得到命令,那婆子忙去请南薇进门,一边请还一边念叨:“七小姐能来真是太好了,我们这碧落阁可是很久都没来过客人了。”

    说着,又往南薇身后瞥了瞥,发现南薇只带着紫鸢一个丫鬟,忍不住问道。

    “七小姐怎么就只带一个丫鬟?”

    “怎么了?”南薇抬眼,疑惑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婆子。

    婆子伸手摸了摸鼻尖,表情有些不自然。

    “我是担心七小姐人手不够用。”说着,又问了南薇很多问题,大都是带有关怀性的,热络得实在是让南薇有些招架不住,幸亏没两步就到碧落阁的正房了,她的耳根子也终于亲近了些。

    面对大夫人,那婆子就像是老鼠见了猫,瞬间就安静了。

    她安静地将南薇带进房,安静地给大夫人请安,安静地退出去,就连提裙敛裾的声音都轻得几不可闻。

    这前后的对比不可谓不明显,这让南薇忍不住偷偷打量了大夫人两眼,这个喜怒哀乐都没什么表情的大伯母,看上去的确……蛮可怕的。

    这是两世以来,南薇头一次踏入碧落阁,不同于那些恨不得在一桌一椅上都炫富一把的夫人,大夫人对家具的要求简直就是没要求,望过去,一水儿的红木家具,榻上铺的,身上穿的,就连门帘,都是暗色,没有花瓶古玩做点缀,与其说是厢房,倒更像是家具店。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不敬,收回打量的目光,南薇恭恭敬敬地对程氏行了个礼。

    “这次我能脱险,全靠大伯母的帮助,薇儿这次来,是特意来谢谢大伯母的。”

    南薇说话间,紫鸢已经很识眼色地奉上了两套新衣。程氏没接,紫鸢便一直保持着请君验货的姿势。

    “我听老太君说,东厢走水,是大伯母将六堂姐的衣服送给薇儿,才让薇儿避免了一场窘境。薇儿如今不过是来还衣服罢了。”

    听到南薇这么说,程氏的眼皮才抬了抬,站在她身边的丫鬟会意,将衣服接了过去。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南薇这礼送出了手,程氏也终于有了点表示——肯开口搭话了。

    “七小姐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为何出手帮你?”

    南薇当然想知道!她轻咳了两声,强压住即将从喉中喷出来的一连串的“想想想”,转而变成略微矜持的:“薇儿愚笨,请伯母赐教。”

    程氏终于有了表情——嘴边多了一抹冷笑。

    “在我面前少来这些虚的,你扬言要烧死青竹,以此逼出二夫人,手段了得。我还真没什么能教你的。”她的眼神落在门口那抹黑色的身影上。“我不是什么善人,会帮你不过是因为我被她缠得烦了。”

    南薇顺着程氏的目光望过去,一眼就看见那位迎他们进门的婆子正躲在门边偷听,只是这隐藏技术实在是不怎么好,连半边裙子露出来了都没发觉。

    “她是菁儿奶娘,几年前还救过我和菁儿一命,前两天她突然来找我,求我帮你,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所以才去找你。”

    “为什么?”南薇下意识地问出口,实在不能怪她唐突,她对那位奶娘的确是没什么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