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25

2117 2017-09-25 23:01:30

    南心看南薇不顺眼早就不是府里的秘密,紫鸢身为南薇身边贴身伺候的丫鬟,如今竟然和南心院子里的婆子私交甚密,让人想不生疑都难。

    此时,田嬷嬷和紫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紫鸢万般推辞,最后还是被田嬷嬷塞了个白布包。紫鸢追上去想将东西还回去,哪里追得上脚力颇劲的田嬷嬷,最后只能无奈地将那东西塞进袖口里。

    一转身,就看见南薇和昭月。

    紫鸢吓了一跳,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神色极不自然。勉强定了定神,她敛裾请安。

    “七小姐。”

    昭月是个直性子,不待南薇发话,抢先斥问道:“紫鸢姐姐你怎可和田嬷嬷这种居心叵测的人往来。”

    “不过是路上遇到,说了两句话罢了。”

    “我分明看到那田嬷嬷给了你东西!”昭月很是较真。

    “田嬷嬷的确有私事托付我,不过小姐您放心,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您的。”

    紫鸢说这话的时候,终于抬头,目光和南薇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神里都有探究和小心翼翼的试探。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紫鸢的眼睛都有些酸涩了,南薇才收回自己的目光,将那一双漂亮的,如琉璃珠一般耀眼的眼睛遮住。

    “我相信紫鸢姐姐。”

    “谢小姐。”

    昭月:“……”

    紫鸢牵着南薇回兰萱阁,昭月心中虽有一肚子的不解,但正主都没说什么,她一个粗使丫鬟,也不好多说,只能暂时按下心里的怀疑,暗下决心,日后一定要多留意紫鸢的动作。

    ……

    田嬷嬷心情很好,一路哼着小曲回到琉璃院,恰逢二夫人和南心正在院中赏花消食,母女两不知道谈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一路说说笑笑,心情很是不错。

    是以见到田嬷嬷回来了,二夫人也十分难得地打了个招呼。

    “田嬷嬷,什么喜事让你乐成这样。”

    田嬷嬷上前两步,请了安,忙不迭邀功。

    “我今日本想出府去采买一些针线,路上碰到了兰萱阁的紫鸢,我留那丫头问了几句七小姐的近况,她的嘴倒严实,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紫鸢会有这样的举动,全在二夫人的意料之中。

    “这紫鸢啊,是窦姨娘一手提拔起来的,一直对窦姨娘忠心耿耿,我又何尝没想过怀柔之策,曾许以重利都没能把这丫头拿下,你三言两语,想从她那里套话,自然不可能了。”

    “奴婢自然知道紫鸢的脾气,不过是生气这丫头不知好歹想趁机教训她一番罢了,不过在我和紫鸢谈话间,七小姐带着丫鬟来了。奴婢当下便生一计,只道临时有事,让紫鸢帮我去外面带点针线回来。那七小姐看我给了紫鸢银钱,当下脸色便变了。”

    二夫人闻言,抚掌称好:“此离间计甚秒。”

    得到主子赞许,田嬷嬷不无得意,神色间更是眉彩飞扬。

    倒是南心有些不悦。

    “你有这心思,还不如赶紧去查一下那个窦姨娘的事。”

    田嬷嬷垂着头,不说话了。

    实在是这窦姨娘的生平用乏善可陈来形容实在不为过,唯一能算得上是能够拿来做文章的,便是窦姨娘入府之前的那段过去了。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窦姨娘又是无父无母之人,压根无从查起。

    二夫人到底经的事比南心多,知自己女儿厌恶那不入流的庶女,故好言劝道:“且让那小蹄子逍遥几天,我们迟早能让她翻不起身来。”

    南心只能强压心头的不悦,唯诺诺称是。

    一转眼,春尽夏回,倏忽一个月过去了,嫩条抽出绿枝,气候也渐渐有了回暖之象。

    只是这兰萱阁,却没有随着天气变暖,甚至可以说是一度降到了冰点。只因最近七小姐和她的贴身婢女紫鸢似有了嫌隙,紫鸢将去琉璃阁的消息更是传遍了南府,虽然二夫人还没有正式下令,可紫鸢早就大摇大摆地去了琉璃阁,面见新主人。

    紫鸢被二夫人叫过去的当天,南薇整夜未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蔫蔫的,打不起精神来。

    如今只有昭月一个人肯耐心伺候她了。

    昭月对紫鸢,颇有微词。

    “七小姐,我真是不了解您,紫鸢姐……”昭月改口。“紫鸢她对您如此不敬,您是主子,又何苦受她这闲气。”

    南薇正趴在桌上练字,听着这话,抬起头来。

    “我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庶女,算不得主子。”

    “也就您性子好,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还在这里抄这些东西。而且小姐您不知道,我听人说,郡王妃不久就会来青城避暑,随性的还有她的外甥,那位一战成名的少年将军苏朗。”

    “这个时候避暑?”不怪南薇怀疑,这才初夏,离大热天还早着呢。

    昭月到底是做惯粗活的,早就打进了底层八卦交流区,再加上她平日里看上去又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是以众人聊八卦的时候都不避讳她。昭月往往能听到一些南薇听不到的消息。

    这次也不例外,南薇一开口,昭月就回她了。

    “听说,郡王妃和少将军,是来拜见住在行馆的那位九公子的。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不能光明正大地去行馆拜见,届时便会借住在我们南府。眼下,其他小姐们都卯着劲儿在打扮自己,想飞上枝头成将军夫人呢。”

    看着还只是个小萝卜头高,连写字都还要站在矮凳上才够得着桌子的南薇,昭月叹了口气。

    “也是,您才十岁,当将军夫人的确早了点。”

    南薇哑然失笑。

    她还真该谢谢昭月,对自己如此“有信心”了。这语气,说得好像她再大几岁,就一定能当将军夫人一样。

    不过,住在行馆里的那位九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值得郡王妃和少将军亲临青城来拜见?

    不过南薇现在没空去管这些杂事。

    主仆生隙,紫鸢和南薇彻底闹翻,紫鸢在兰萱阁可谓是越发的猖狂,简直要把自己当半个主子。偏偏这么不知礼数的奴才,还有人肯要,南心亲自登门,扬言要让南薇把紫鸢让给她。

    “妹妹这边左右不过就你一个主子,哪里用得着这么多人伺候,一个紫鸢而已,妹妹不会不舍吧。”南心这是丝毫拒绝的余地都不给南薇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