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27

2058 2017-09-26 23:24:57

    郡王妃来的那日,隔着老远都能听到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红色的旌旗穿过悠长的巷子,那队伍似长龙,一眼竟望不到头。

    南薇是庶女,没有资格去迎接温王妃进门,只能和姐妹们一同守在老太君的院子里等候。

    昭月是个野丫头,耐不住寂寞偷偷溜出去看了,回来就手舞足蹈地将所见所闻说给南薇听。

    “哇,不愧是王妃,那排场才叫气派,队伍之长,愣是挤满了一条街……听说老爷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昭月叽叽喳喳说了一大通,南薇只听进去了最后一句。

    “你是说,老爷也回来了?”

    “是的,七小姐,跟二夫人在一起,正在前厅迎接王妃呢。”

    不容南薇多问,已经有脚步声依远及近而来。在院子里的庶女们都垂下了东张西望的小脑袋,做低眉顺首样。

    南薇个子小,站在一众姐妹们的身后,从人墙缝里,只能看到一只穿着金缕鞋的脚跨过门槛,走进来,鞋边用金线绣着喜燕,一只只栩栩如生,随着主人的动作,就像是能飞起来一样。

    众人齐齐下跪,向郡王妃行跪拜礼。

    郡王妃急行几步,扶住带头下跪的老太君。

    “老太君快请起。”郡王妃的声音有些嘶哑,不紧不慢的,说话就像是在挠痒痒一样。“皇祖母经常和孙媳提起您这个手帕交,听说我要来青城,托我务必来向您问声好呢。”

    提起太皇太后,老太君也是倍感亲切,和这个素未谋面的郡王妃一下子就熟络起来。

    “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可还好?对了,不是说少将军也来了,怎不见他人?”

    “老太君勿怪,我那侄儿最是顽皮,早不知道溜哪里去玩了。况我知今日来见老太君,都是女眷,多有不便。明日我便亲自领着他来向老太君请安。”

    郡王妃这话一出,原本还想着能见少年将军的几个人,都不免泄了气。

    虽然一路舟车劳顿,郡王妃却不累,和老太君说说笑笑,看着底下的姐妹们,也升起了认识的心思,便让老太君召他们一一前来问话。

    比起动辄百子千孙的大家族,南府的关系还算简单的,少爷们不便来见女眷,如今在这慈寿堂的,便也就只有几个女孩子。

    郡王妃一一见过之后,都评价了或“温顺”,或“乖巧懂事”等不痛不痒的字眼,末了,再命人送点小玩意,或珠花,或玉佩,不一而论。只是轮到南薇的时候,多停看了两眼,叹了句:“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老太君在一旁赔笑。

    “孙女顽劣,让王妃见笑了。”

    郡王妃笑了笑,眼睛弯成了一双小月牙。

    “我看这女娃娃,倒与我那小侄儿很是般配。”

    郡王妃的小侄儿,便是那位少年成名的少将军苏朗。

    郡王妃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有些挂不住了。

    一介庶女,怎配得上高高在上的将军?

    老太君忙出面圆场。

    “王妃说笑了,我这孙女天资愚钝,配不上少将军。”

    “我与王爷成亲之时,不过也才是个史官之女。”郡王妃出身微寒,她的父亲是京城出了名的耿介之臣,得罪过不少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被太皇太后看中,为了替皇上留住人才,太皇太后才为这位忠臣的女儿做主赐婚,嫁的是才承亡父爵位的安郡王。婚后琴瑟和鸣,成就了一段佳话。

    而这郡王妃的脾气颇像她的父亲,素来耿直,交朋友素来只看眼缘,平生最烦的,便是门第之说。

    见郡王妃都这么说了,老太君只能以“孙女还小”囫囵应付过去了。

    郡王妃闻言,亦不再多说。

    不过在南薇退下去的时候,郡王妃还是赏了南薇一颗夜明珠,那珠子在夜间发亮,竟比烛火还亮。

    南薇自是再三叩谢,一旁看着的姐妹们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有嫉妒的,有憎恨的,尤其是南心,一双眼珠子狠狠地盯着南薇,恨不得将她身上看出个洞来似的。

    不行,她绝对不会让南薇好过。

    南心心想,一定要好好警告紫鸢,让她待会儿一定要按计划行事。

    南心本想寻站在她身后的紫鸢,一回头发现刘嬷嬷就站在自己身后,那张冷漠的,毫无表情的脸,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她的眼前,吓得南心轻轻地“呀”了一声。

    声音不大不小,房里的人都听见了。

    郡王妃起身,笑着道。

    “看来小姐们都累了,我也乏了,明日再来找老太君您叙旧,皇祖母可是拖我给您带了很多话呢。”

    老太君恭恭敬敬地送郡王妃回别院休息去了。

    这一晚上的应付,大家都很困了,可没有老太君的准许,谁也不敢离开,长房,二房,三房,四房的女眷都在一处,众人都神色各**看着刚才出声,扫了郡王妃兴致的南心。

    送走郡王妃之后,老太君回来了,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刚到家,连口气都没喘一下就一直在接待贵客的南昌平,如今扶着老太君回房,眉宇间也见了几分懈怠。

    老太君回房后,扫了一眼二夫人和南心,最后的目光才落在紫鸢身上。

    眼神里,多是责备的。

    “我见你们一晚上都不安生,趁着大家都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这话是说给二夫人和南心听的,老太君人精似的,早就看出来二夫人和南心不对劲了。

    二夫人略一沉吟,虽然如今郡王妃已经去歇息了,但是四房的女眷都还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太君就算再偏袒那南薇,等她拿出证据来,也无可奈何。

    “老太君,媳妇最近的确听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拿不定主意,特上报老太君,求老太君定夺。”

    老太君还没发火呢,二老爷南昌平已经有意见了,他看着这个素来不得他欢喜的发妻,不悦地问:“非得在这个时候说不可吗?”

    “我也是刚才得知消息,本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扰老太君,只是事关重大,媳妇断不敢私瞒。”二夫人起身,朝老太君和二老爷南昌平拜了拜,挺直身子,喊道。“紫鸢,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说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