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33

2070 2017-10-27 09:51:20

    当天下午,老太君陪着郡王妃游园的时候,郡王妃手下的人在海棠树下捡到御赐玉簪一事,传遍南府。

    遗失御赐之物等同对皇上大不敬,更何况还是被郡王妃捡到的。

    老太君回了慈寿堂,大发雷霆,一查便知那玉簪原是赐给了南心的。这事自然瞒不过南昌平的眼睛,当天便罚了南心三十大板,如今人还在床上躺着。

    身为事件策划者的一员,昭月也跟着有几分得意,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那叫一个眉飞色舞。

    “都说那琉璃阁是府里油水最多的,一群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面钻,这下二夫人和二小姐失势,琉璃阁的有一大半都要被遣散了。对了,我们兰萱阁之前不是有不少丫鬟婆子去了琉璃阁嘛,听说那日慈寿堂对峙后,二夫人一回去就将这些从兰萱阁过去的丫鬟婆子都赏了十大板子,当夜就命人抬出府卖给田庄里做杂活去了……”

    与昭月不同,南薇的心里,却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有的,只是憋屈。

    陷害庶妹,弄丢御赐宝物,居然只打了几下板子就算惩罚了?

    她觉得委屈,可偏偏不可能去出面求重罚。

    南薇甚至能想到,若她跑去父亲的跟前闹,要求父亲按照家规严惩二夫人,父亲定然会说:“我都如你的愿放过紫鸢了,你还在这里闹些什么!”

    前世,南薇对这个父亲的印象不多,只因他一直忙于政务,再加上她是庶女,不得父亲喜欢,数年得见一面已算不错了。后来,封度登基为帝,她被册封为皇后。父亲才时常来她的宫里见她,为她出谋划策。

    前世她没有深究:为什么十多年都忙于政务,见不到一面的父亲,为何在她成为皇后之后突然有空了。

    如今想来,觉得心寒,更觉得恨!当年,便是父亲在南心爬上龙床的事被揭发之后,向她提议,让她这个皇后做主将南心纳入后宫。

    这才引狼入室,造成南苓被烹煮,她的孩子被棒杀,她被扔进狼堆活活被咬死的悲惨结局。

    如此冷漠的父亲,她竟然用了两世的时间,才看清他的真面目!

    昭月见南薇的脸色越来越冷,一颗心也跟着揪起来。

    “小姐,可是昭月哪里说错话,惹小姐不高兴了?”昭月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南薇的脸色,心想着要不要将另一个坏消息告诉她。

    南薇揉揉眉心,心里像是压着千斤重锤,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累了,你先下去吧。

    昭月犹豫了两下,正准备退下去,走了两步还是折返回来了,将一个拳头大小的木盒子放在南薇的手边。

    “这是那日刘嬷嬷带人搜屋搜出来的姨娘的遗物,嬷嬷说,这应是姨娘留给你的,让我交给您自己处置。”

    南薇怔愣,接过那盒子一看,眼神瞬间酸涩了。

    见她这副情形,昭月自是不敢打扰,悄悄退了出去,顺手掩上房门。

    退出门后她才想起还有事没有交代,准备推门进去禀告的时候,想起了南薇的眼神,又觉心疼。

    “算了,小姐心里正难受着呢,大少爷带了个青楼女子回府的事,还是下次再告诉她吧。”

    当天晚上,紫鸢趴在床上休息,屁股上的伤口还未愈合,她一动就扯得疼,正哼哼间,突然感受到臀部传来一阵清凉,抬眼一看,发现南薇正拿着扇子在为她扇风。

    紫鸢当即就要下床来请安。

    “你快别折腾了。”南薇将她按回床上,一边扇扇子,一边问道:“紫鸢,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忙。”

    紫鸢点点头,和南薇相处这么久了,也有了几分默契,她抬头去看南薇,问道。

    “小姐请说。”

    “我想见一个人。”

    “谁?”

    “余嬷嬷。”

    紫鸢只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可是小姐,余嬷嬷不是早就被派出府了吗?她的去向怕是连管家都不知道。”

    “但是有个人能见到。”南薇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你去帮我联系简娘,只要她有办法让我找到余嬷嬷,定有重赏。”

    余嬷嬷从南府出去后,自然要另寻营生,在没有前程无忧等招聘平台的古代,要想找活干,只能找猎头——人牙子。

    “找简娘也不失为一个办法。”紫鸢和南薇想到一处去了。“可是小姐,您这般着急要见余嬷嬷,所为何事啊。”

    “查一个真相。”

    紫鸢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不顾身上有伤,爬起来紧紧地抓着南薇的手。

    “小姐,您可是……可是……”

    “是的,为了窦姨娘。”

    若不是这次南心拿她生母做文章,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自己两世都忽略了的母亲,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不求回报对她好的人。

    窦姨娘被翻出来的那盒小木盒,里面装着的都是姨娘用一生存下来的珠宝首饰,还有一封用红纸包着的生辰八字——上面详细地记载着南薇某年某月某时出生,属相为何……

    祁国婚俗,新妇出嫁前,家世显赫的娘家会为新妇准备金银珠宝无数,封存在大红木箱内,箱底压着红纸,上书新妇生辰八字,是为嫁妆。

    没有二夫人那般煊赫的娘家做靠山,也不如贵妾章姨娘独得老爷恩宠,窦姨娘,这个处处仰人鼻息,在南府里踩着刀尖过日子的女人,却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了南薇。

    南薇不敢去想生前被人嘲笑寒酸的母亲,要囤下这一箱子金银珠宝何其不易。她只知道,若是不还生母清白,她愧为人子!

    余嬷嬷是兰萱阁除了紫鸢之外的唯二老人,南薇清楚地记得,当年老太君将余嬷嬷派到窦姨娘身边来,就是因为余嬷嬷深谙妇人生养之道,是接生的一把好手,南薇和南昭都是余嬷嬷亲自接生的。

    妇人生育何其凶险,像余嬷嬷这样资历丰富的接生婆,一般人家求都求不来,二夫人却还急吼吼地将人赶出府去,本身就已十分蹊跷。

    是以南薇让紫鸢去找余嬷嬷,也不过是怀着一份试一试的心思,毕竟以二夫人的手段,余嬷嬷还在不在人世都说不定。

    没想到这试一试,倒真让紫鸢问出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