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35

2053 2017-10-27 09:52:24

    “南七小姐,公子说今日他有些累了,不想见人,让我带您去见余嬷嬷。”送走苏朗之后,砚台直接带着南薇去了后院。

    南薇对九公子的遭遇表示理解,只因刚才气冲冲冲出行馆的人,她从前世起对他印象就十分深刻,他就是随郡王妃一起来青城,却迟迟不见露面的苏朗。

    前世里,苏朗就是有名的将才,年仅十八就被皇上赐封为镇北大将军,娶的是皇上最疼爱的长乐公主。那时候的苏家可谓是烈火烹油,风光无两。

    不过苏家的辉煌在苏朗二十岁战死沙场那年,就戛然而止了。苏朗被人揭发叛国,苏家满门抄斩,长乐公主怀着苏朗的遗腹子落发出家,最后因难产死在尼姑庵里,一尸两命。

    而揭发苏朗叛国的人,便是她前世的丈夫,四皇子封度。

    现在想来,只怕是这位暴脾气将军被封度设计了的可能性更大。

    南薇正琢磨着苏朗的前世今生间,砚台道了句:“到了。”

    南薇循声抬头,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嬷嬷正坐在木轮椅上,腿上盖着一块小毛毯,正指挥着小丫头将药材分门别类地收好,听到声音,老嬷嬷回头来一看,顿时愣住了。“七小姐”三个字,脱口而出。

    砚台带着闲杂人等都退了下去,给南薇和余嬷嬷留说话的空间。南薇上前两步才发现,毛毯下竟是空无一物!

    余嬷嬷的双腿都没了!

    “余嬷嬷……你……”

    余嬷嬷小心地扯了扯毛毯,将腿部遮得严严实实地,见南薇神色悲戚,忙宽慰道:“人都说我们这个年纪就是半截身子都入土了的人,我这不就是嘛。”

    南薇哽咽了。

    见到她这样,余嬷嬷也有些手足无措。

    “七小姐您别看我这样,身子好着呢!九公子对我也很好,你没看到吗,我现在是管药房的头儿,那么多小丫头都要听我一个人的呢!”

    “是二夫人把你害成这样的!”南薇几乎是笃定的语气,将余嬷嬷吓了一跳,老人张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南薇已经率先反问过来。“余嬷嬷,你如实告诉我,姨娘死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体一向健康的姨娘怎么会难产,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岂料余嬷嬷听到她的话之后,整个人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小姐,姨娘真的是难产死的,是小的失职,所以二夫人才会让小的出府,小姐您别多想。”

    可余嬷嬷的表情分明就不是这个意思!南薇不可能傻到看不出她眼神里的惊慌失措来。

    “可是余嬷嬷,紫鸢亲耳听到有人要害姨娘。”

    “那……那就是紫鸢那个丫头听岔了!”

    余嬷嬷的表情分明就是知道点什么,余嬷嬷越这样,南薇就越着急。

    “余嬷嬷!”

    “七小姐!”面对南薇的步步紧逼,余嬷嬷的声音也跟着拔高了好几度“听嬷嬷的一句劝,不要再调查这件事,查下去对您没什么好处。”

    说着,也不管南薇话还没说完,推着轮椅转头就走。南薇想追上去,被两个丫鬟拦住了。

    这里到底是别人的地盘,南薇不能硬闯,只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这一幕,都落在了一直二楼雅阁里,一直关注着后院情况的白衣男人的眼里。

    南薇离开后院没多久,砚台就上楼来。

    “公子,南七小姐托我来向您告辞。”

    九公子封渊扬扬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眼神追随着那道已经踏出府去了的碧色身影,直到人影渐渐消失。

    “公子,我也是不懂您,您对那南七小姐也着实太宽容了。”

    “她也是个可怜人,下次人来的时候你对她态度好点。”

    听到自家主子居然为了南薇数落自己,砚台更不好受了!

    “她哪里可怜了,再怎么说好歹也是南府小姐,虽说是庶女,可不缺吃不缺喝的,日子倒比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人好太多了!”

    “如果你知道她前……经历过什么,就不会这么说了。”

    “您不也才见过那南七小姐一面嘛。”砚台小声地嘀咕着,见主子望过来,忙收起自己的小情绪,拿出办公事的严谨态度来。“公子,南七小姐似乎在追查那件事,我们要不要……”

    封渊皱着眉头,似在思索又似在神游,砚台不敢打扰,只静静地陪着,雅阁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

    铩羽而归,南薇的心情很不好。

    刚回到兰萱阁,还没来得及落脚,就见刘嬷嬷守在那月亮门前焦急地张望着,见到南薇来了,眼神一亮,提着裙摆匆匆跑过来。

    “七小姐,你可回来了。”刘嬷嬷来不及抹汗,拉着南薇就往外走。

    南薇被扯得踉跄,勉力维持住脚步。

    “刘嬷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哎呀,七小姐,没时间解释了,您快去慈寿堂看看吧,大少爷和老太君吵起来了!”

    “怎么回事?!”

    “大少爷带回来一个女人,死活要娶她,老太君被他气得不行,您要是再不过去,这事态就要控制不住了。”

    南薇的脑海里就像是被人丢进了一颗惊雷,哄地一声炸开,炸得她头晕目眩,两眼发黑。

    南薇就像是一只木偶,一路踉踉跄跄地被拖到了慈寿堂门口。

    只见慈寿堂厅前,跪着一位身穿素衣的女人,她低着头,看不清脸,身形纤瘦,如弱柳扶风,楚楚可怜。

    慈寿堂门口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婆子,刘嬷嬷一来,都哄散了,不过隐约中似乎听到了“青楼。”、“科举”等字眼。

    南薇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抬步往门内走,还没进门,就听老太君的声音传来,语气里颇有些焦急,完全不像那个沉稳慈祥的老人。

    “你若真喜欢那个女人,收了做个通房也就算了,为甚一定要娶她。”

    “君子守诺,她以清白之身托付于我,我不能辜负她。”

    “那你就能辜负我这个祖母,辜负你的父亲,辜负你妹妹?”老太君接连发问,语气里尽是恨铁不成钢的伤心。“你知不知道,外面的那个女人,会对你的仕途产生多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