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36

2085 2017-10-27 09:53:53

    南昭却是铁了心,直接道:“功名利禄对我而言不过是浮云,我向往的是自由自在,闲云野鹤的生活,那种不过是用来追逐名利的科举,不考也罢。“

    老太君登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南薇愣在门边,一时也不知该进还是不该进。

    若换做前世,南薇肯定举双手赞同南昭去追逐所谓的梦想和自由。可是前世的惨痛经历狠狠地打醒了她,这是古代,是一个等级分明,尊卑有序的古代,一切以功名论,科举是向南昭这样的庶子唯一的出路。

    只是,南昭以前再如何叛逆,是断然不敢对老太君说出这样的话的。南薇偏头,看了仍跪在地上的那位素衣女人一眼。

    难道就算青竹死了,也改变不了哥哥的命运?

    正纳罕间,突然听到门内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你既然这么想,我也管不着你。我南家清白人家,是无论如何不会让那个女人进门的,你若真的想娶,那我就只当没有你这个孙子。”

    南薇一惊,顿时顾不得要通报,冲进门去。

    “老太君。”南薇一头磕在老太君面前,双膝硬生生地磕在地板上,哐哐出声。“大哥他不过是一时糊涂,还请老太君……”

    “不,我不是一时冲动,我想好了,我要娶红叶进门,科举什么的,我压根就不在乎!”南昭梗着脖子,完全不管正在拼命扯他袖子的南薇,双眼通红:“若老太君真觉得孙儿丢了你的脸,那把孙儿贬出府去便是,我就不信,我有手有脚,还能饿死不成!”

    “大哥,你少说两句!”

    “我一没杀人放火,二没奸yin掳掠,我不过是想娶自己心爱的女人进门,有何不可,凭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拦着!”

    “你……”老太君气得一口气没顺上来,刘嬷嬷见状,忙递上茶水为她顺气。

    见老太君如此情况,南昭倒是不敢再说刺激的话,只是也没有放弃的意思,像个木头一样杵在那里,红着眼沉默着。

    “大哥,你先出去。”南薇推了南昭两把,岂料南昭竟像是长在了地上一样,纹丝不动。“让我出去可以,但是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人,我娶定了,科举,我也是绝对不会参加的!”

    说完才拂袖而去。

    透过屏风,南薇还能看到南昭小心翼翼扶起地上女人的动作,那女人起身时没站稳,顺势就往南昭怀里躺,那叫一个弱柳扶风,浑身上下柔得跟没有骨头似的。

    这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白莲花!

    赶走南昭,南薇接过丫鬟沏上来的茶水,端到老太君跟前。

    “老太君,喝茶。”

    老太君心气刚顺一会儿,看到她眉头又皱起来了,挥挥手。

    “我这会儿心烦得很,你也回去吧。”

    南薇当然知道老太君现在很不待见自己,她没对自己发火就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可南昭闯下的祸,她不得不善后。

    “老太君您消消气,我会再去劝劝大哥的。”

    “劝?”老太君冷笑出声。“你大哥那牛脾气,你比我更清楚。为了那个女人,他都敢对我蹬鼻子上脸。你怎么劝?劝得回吗?他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吗,那就放他出府!是死是活,和我南府无关!”

    “老太君,我知道都是大哥的错,您就原谅她这一回吧。”南薇扯着老太君的袖子,隐约带了点哭腔。“如果老太君您都不要我和大哥了,我……我……”

    南薇的反应总算让老太君想起了那早夭的窦姨娘,心里不免又多了几分疼惜,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薇儿呀,不是老太君要跟你们置气。你大哥要娶那个女人的事暂且不谈,如今离乡试不过月余,你大哥还一门心思在那个女人身上。”老太君叹了口气,摸了摸南薇的美人尖。“你比你大哥懂事,又玲珑聪慧,可惜生了个女儿身。老太君也想护你们一辈子,可是……唉。“

    南薇懂老太君的意思,老太君迟早会走,如果那时候南昭还没有谋得功名,整个兰萱阁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老太君从软榻上爬起来,颤颤巍巍地往房里走,南薇本想去扶,都被刘嬷嬷拦住了。

    “七小姐,老太君这边自有我来照顾,您还是好生劝劝大少爷吧。”末了,刘嬷嬷提醒道。“今天大少爷顶撞老太君,目无长尊,一顿家法怕是跑不了了。”

    想起南府祠堂里供着的那个涂着红漆的长鞭,南薇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边南薇正为南昭即将面临的一顿重罚记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南昭却一门心思都在佳人身上。他扶着红叶,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路小心翼翼。

    “老太君不该罚你,怎么样,膝盖还疼吗?”

    美人脸色苍白,满脸冷汗,却仍强打着精神摇头。

    “那是昭朗的祖母,便是我的祖母,祖母有训,我听着是应该的。”

    “他们就是顽固不化!”想起老太君一口一个青楼女子,南昭心里的怨气就蹭蹭直升。

    居然连老太君都这么庸俗,红叶这般美好的女子,他们居然都只关心她的出身!

    “昭朗,我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我看祖母和那位七小姐,好像都不是很喜欢我。我是真心喜欢昭朗,想和你长相厮守一辈子的。但是如果我的存在让昭朗您感到困扰,我愿意退出,成全昭朗。”

    红叶的一口一个“昭朗”,叫得南昭心都软了,由此对反对他的老太君和南薇,意见更深了!

    “我不许你走!谁也不能把你赶走!你什么都不要想,就好好呆在我身边就行。”

    他单手将红叶揽在怀里,举起另一只手发誓。

    “我南昭对天发誓,此生绝不负红叶,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那如果是我要赶她走呢!”

    一道声音突然插进来,南昭猛然间抬头,就见自己的父亲就站在不远处,脸色黑得像锅底。

    “父亲。”

    放开怀里的红叶,南昭对南屏行了个礼。

    “啪”地一声,迎面一个耳光飞来,南昭不能,也不敢躲开,生生地接下了这一章,白皙的脸上瞬间多了一道五指印。

    “我没你这种大逆不道,目无尊长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