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37

1517 2017-10-27 09:55:06

    “我娶我想娶的女人,哪里大逆不道了!难不成像父亲您这样,娶了一个又一个,就没有一个是自己喜欢的,就是对的吗?”

    “你……”南屏气得胡子都瞪起来了。“好哇好哇,看来我今天不请家法,你是不会认错了!”

    “来人!”

    主子一呼,立马有几个壮汉上前响应。“在。”

    “把大少爷和那个女人给我拉开,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我先关到柴房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动红叶!”南昭抱着红叶不肯撒手,奈何他一个书生,哪里能和常年干苦活的壮汉相比,三两下,这对鸳鸯就被人拉开了。红叶知道自己失去了庇护,一口一个“昭朗”叫得甚是凄惨。

    “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南昭急红了眼,像头蛮牛一样梗着脖子往前冲,几个壮汉都险些没拉住他。

    “给我带走!”

    南屏下令,其中一个壮汉反手扣住南昭的手,几个人像抗麻袋一样愣是将南昭抗走了。

    没多时,南昭为了一个女人,背了三十鞭家法的消息就传遍了南府。

    府中人看热闹的有之,八卦的有之,唏嘘的有之。

    可真正心疼的,只有南薇。

    南昭最后是被人抬回来的,屁股已经绽开了花,血肉模糊,白色的亵衣和翻开的皮肉黏在一起,流出来的血染红了一身。

    南薇的心脏就是被人用手紧紧攒着,说不出话来。她拿着金疮药上前,却不想南昭翻开眼皮看了她一眼,抬手想赶她走,却不想把要给大翻了。

    “你走!”

    药瓶啪地一声碎开,白色的药粉散落一地,一如南薇此刻的心。

    那个曾在天下人都负她的时候,对她说“不要怕,我来带你回家。”的兄长,如今却形如陌路。

    “好,我倒要看看,那个女人是何方神仙,居然能让大哥连血肉亲情都不顾了。”

    南薇说着,转身就走。

    “南薇,你住手!”南昭急得大喊,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

    “南昭。”这是南薇第一次连名带姓,喊她大哥的名字。“我便就是伤害她了,你能奈我如何。”

    “那我……那我就只当没有你这个妹妹!”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南薇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好好好。”

    南薇连道三声好,不管身后南昭如何叫嚣,头也不回地踏出房间。

    柴房

    “七小姐,就是她。”

    守门的婆子替南薇将柴房门打开,并交代道:“七小姐,这女人可是老爷交代了要严加看管了,您问会儿话就算了,可千万不能把她放跑了,不然我没法和老爷交代。”

    南薇点点头,从兜里掏出几两碎银子,放在嬷嬷的手中。

    “妈妈放心,这个女人把我兄长害到这般境地,我岂会饶她。”

    守门婆子掂了掂手中银子的分量,很是顺手地将银子揣到腰间,也不废话了,直接退了出去,走时还不忘拉上门。

    房间里的光线顿时暗下来。只有门扉处透进一丝光柱进来,正好打在抱膝坐在床上的女人纤瘦的背脊上。

    “你就是红叶?”

    女人没有动静,也不回话,坐在那里就像一团石雕,了无生机。

    “我会救你出去。”

    南薇的第二句话,终于让女人有了点动静,她在惊诧中抬头,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让南薇吓了一跳。

    熟悉的是:眼前这个人和青竹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陌生的是:她几乎是在瞬间就确定了这个人不是青竹。

    青竹的尖酸刻薄,自私自利都会写在脸上,每个眼神里都有那种愚蠢到一眼就能看穿的小心思。可是眼前这个人不一样,明明是一样的脸,她沉静许多,眼睛一弯,还有浅浅水波,一副不谙世事的清纯可怜模样,可那深邃的眼底到底藏着多少东西,没人能猜到。

    许久,南薇才稳住心神,问道。

    “你和青竹是什么关系。”

    “青竹?”她一脸费解。“我不明白。”

    就在南薇想往下追问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人声。

    “哟,什么风把李大哥吹过来了,什么?老爷派您来提人?哎呀,您先坐下来歇会儿,我这就去为您叫……”

    那守门嬷嬷将话说得很大声,提醒的意味分明。

    皱皱眉,南薇当机立断下令。

    “换衣服。”

    说话间,昭月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那女人见状,这才反应过来,着手解扣子。一边解一边问:“你不讨厌我吗?为什么要帮我?!”

    “正因为我讨厌你,所以我不能放任你毁了我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