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3

2178 2017-11-27 15:25:48

    昭月狐疑着绕到后园,正巧发现墙角有一个被杂草遮住的狗洞。

    昭月做烧火丫头的时候,没少干这种事,也没什么讲究,当下就撩起裙子,钻了进去。

    李英闲来无事,本来是想来透透风,没想到一受凉,咳漱的老毛病就犯了,他正准备回房,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一颗小脑袋钻了进来。

    “你是谁?”李英呵道。

    昭月听到动静抬头,发现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面黄肌瘦的年轻人——她一个拳头就能挥倒的那种。

    意识到自己在武力值上有优势,昭月抡起拳头,吓唬他。

    “你别出声,不然我揍你哦。”

    李英长这么大,都是被爹娘捧在手心里的,还没被人这么威胁过。更何况在看上去比她小一截的小丫头,抡起拳头吓唬他的样子,不仅没有什么震慑力,反倒让李英觉得心中有个什么地方被这个小拳头咋了一下。

    就像是他以前很喜欢的一只小白猫,每次当小猫被他抱得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挥起小爪子来打他,可是软软棉棉的,没有一点伤害力,反而让人只想将它抱得更紧。

    李英想到了自己的小白猫,心里很是柔软,他这样子反倒让昭月以为自己的震慑有了效果,便更加无所畏惧地从狗洞里钻进来。

    “喂,你们这里有个叫李英的吗?”

    李英看了看自己,再看看趾高气扬的昭月,居然难得地起了逗她的心思。

    “你找我主子有事吗?”

    昭月打量了对方一眼,狐疑地问了一句。

    “你家主子得的是瘟疫吗?会传染人的那种嘛,不然怎么你也一副病怏怏的,命不久矣的样子。”

    昭月说话直来直往,倒让李英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畅快。

    “我家少爷身体比我好多了,要是瘟疫,也该是我传染给主子的才是。”

    “你都病成这样了,你家主子都还没把你赶出去,可见人品还是不错的。”

    昭月忙不迭从胸口掏出一叠宣纸和一根毛笔来,将毛笔尖舔了舔,趴在花台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一个:“壹”字。

    李英好奇地凑上去,问:“你在干什么呢?”

    “我在考察你家主子啊,你没看出来吗?”

    “考……考察?”

    “是啊,他可是要和我紫鸢姐姐成亲的人,我当然要考察清楚了。”

    李英顿时明白过来,“你是兰萱阁的人?”

    “是啊。”

    昭月刚写好“人品”两个字,想了半天不知道“优”字如何写,抬头看向李英。

    “喂,病秧子,你会写字吗?”

    李英接过笔,铺平宣纸,问道:“要写什么?”

    “优良。”昭月一字一顿地念着,她刚念完,李英已经写完了,不同于他羸弱的外表,他的字下笔有力,笔锋老道,颇有风骨。和昭月之前写的歪歪扭扭的“人品”二字,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

    “字写得这么好看,你是陪读吧!谢啦”昭月满意地将宣纸叠起来,席地而坐,拍了拍身边的空地,对李英道。

    “病秧子,来,多说说你家主子的事吧。”

    李英没有拒绝,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不过还没等昭月发问,他已经先发制人了。

    “你家小姐同意了将紫鸢嫁给我……咳咳,我家主子了吗?”

    昭月嘟起嘴,摇了摇头。

    李英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虽然这是他意料之中的结果。

    昭月没有体会到身边人心绪的变化,她现在还在自己有可能害了紫鸢的心情中纠结。

    “我家小姐当然不会同意了,紫鸢姐姐对小姐而言,就像是亲姐妹,哪有人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姐妹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出嫁的啊。”昭月抱膝,小脑袋搁在膝盖上,“虽然紫鸢姐姐安慰我说没关系,可是我又不傻,怎么可能没关系啊。”

    “是啊,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嫁给……”聪明如李英,很快就品出了昭月话中的不对劲。“你们是被胁迫了吗?不然为什么不敢干脆一口回绝呢。”

    “还不是……”昭月刚起个头就住了嘴。“诶,你这个人很坏诶,怎么能套我的话呢!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小丫头看上去憨憨傻傻的,倒挺机敏。

    就在此时,前面传来声音,李家嬷嬷扯着嗓子在喊:“英儿,英儿!”

    “不好,那个恶婆子过来了!”昭月咻地起身,就往狗洞里钻。钻到一半想起了什么,回头朝李英招手。“病秧子,我下次再来找你问李英的事,你可不能出卖我啊。”

    常年困在家里,没有朋友,甚至连认识个陌生人的机会都没有的李英,很珍惜这难得的缘分。

    他不迭点头。

    “你放心吧,这是我们两的小秘密。我等你。”

    就这样,李英每天的生活除了吃药看书之外,又多了一项:在后园等昭月。

    他怕昭月钻进来会吃力,甚至还偷偷将狗洞多扩大了一圈,可是那之后,昭月都没有来过了。

    反倒是等来了紫鸢。

    紫鸢是一个人来的,她和李管家在正房里商量,李家嬷嬷拖着正在读书的李英出来,让他去看看他未来的媳妇。

    李英还未进门,就听他爹很高兴地在说:“这么说,你是答应这桩亲事了?”

    接着传来的是一道沉闷的,听上去就没有什么生机的声音:“是的,我是窦姨娘捡回来的孤儿,无父无母,婚姻大事完全可以自己做主,我愿意嫁给李英。”

    李英的心里升起一道无名火,这声音听起来哪里是愿意了。分明是一百个一千个不乐意!

    “我不愿意!”

    不顾拼命想拉着他的母亲,李英踏进房门,直接丢下这么一句。

    “啪”的一声,李管家手里的杯子碎了。

    “你个孽子,你再说一遍?!”

    “我不喜欢她,我不想娶她!”李英梗着脖子,这是他长这么大,头一次和父亲如此顶嘴。

    “你……你……”李英气得都要说不出话来了,李家婆子见状,只能站出来打圆场,一边安慰李管家,一边拼命地扯李英的袖子。

    但是李英压根不管她,还转了个身子朝已经愣住的紫鸢鞠了一躬。

    “烦请姑娘转告你家小姐,不管我父亲对七小姐说了什么,如今都不作数了。姑娘您不是我李英想娶的良配,还请回吧。”

    “孽障,孽障啊,你是想气死我吗!”李管家指着李英的鼻子,恨不得上来就挥一巴掌,可是看到李英摇摇欲坠的样子,又觉得不对劲。

    众目睽睽之下,李英昏倒在李家婆子的怀里,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