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4

2080 2017-11-27 15:38:59

    南薇这几日都没睡好,今日也不例外,午间刚躺下一会儿,翻来覆去实在睡不着,索性起床。一般是紫鸢会在外间候着,可她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应,昭月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只能唤了刚提上来的一个小丫头新月过来。

    新月比南薇还要小一个头,怯怯的,做事倒还麻利,只不过不太爱说话,南薇问一句,她才回半句。

    比如这样:

    “紫鸢去哪儿了?”

    “奴婢不知。”

    “昭月呢?”

    “知道。”

    “嗯?”南薇等着她的后半句呢,等了半天才发现这丫头压根就没有说后半句的打算,遂又问了一遍。“昭月去哪儿了?”

    “出去了。”

    “我当然知道她出去了!”南薇被这丫头弄得哭笑不得,只得将问题更细化了一些:“我是问你,她到底去哪里了?”

    “奴婢不知道。”

    南薇:“……”

    木讷点有木讷点的好处。

    南薇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起床之后,南薇直奔红叶的房里,从她把红叶偷梁换柱救出来已经三天了,这段时间一直没让她出来,饭菜都是紫鸢偷偷带进来的。不过让南薇刮目相看的是,期间红叶不哭也不闹,完全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让人十分省心。

    直觉告诉南薇,红叶绝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果不其然,当她去找红叶,说要安排她出府的时候,红叶开始和她唱反调了。

    “我不出去,昭郎答应过我的,会给我一个名分,我要等昭郎。”

    “我也说过,不会放任你毁了我大哥的前途。”南薇瞪着她,眼神里的狠厉让红叶这个混惯了声色场的老江湖也感受到了一种压迫。“你留在府里,对你,对大哥,对我都没什么好处。”

    “南七小姐,我不是傻子。”红叶冷笑。“我这次出去了,能不能还有机会再进来都是未知数,你不用拿你的那套什么对我好的说辞来哄我。”

    “你要的不就是个名分,我能给你。”

    红叶听到这个消息,讪讪一笑。

    “你能给我?”她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仰头长笑:“你怎么给我名分?娶我吗?”

    “娶你的人自然是我大哥,但是我能保证你能留在大哥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连进门都不可能。”红叶的眼里闪过一丝希望,却又有几分怀疑,毕竟连南昭这个大少爷都做不到的事,南薇一介庶女,说她能保证做到,还真……

    红叶正狐疑间,就听南薇又开口补充了一句。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也知道以你的身份,当正妻不可能,我能让你进门做妾。”不等红叶发火,南薇道:“妾提升为正妻的例子也不是没有,端看你进门后能不能搞定大哥,让他还像这样对你死心塌地,一辈子只娶你一个人。这样不管家里人如何反对,大哥自立门户之后,当家做主的还是你。”

    南薇给红叶描述了一个蓝图,说实话,句句戳中红叶的心坎。

    和聪明人说话的好处就在于,只要将利弊摆在他们面前,他们很快就知道该做何选择。红叶没有想多久,就答应了。

    “我只要答应你出府,你就能保证让我进门?万一你翻脸不认账怎么办?”

    “你放心吧,就算我不认你,我不可能不认我大哥。”要不是南昭死心眼认准了红叶,她又何必冒这么大的危险,安排这些!

    红叶点点头,问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南府里四周都是耳目,我就算想出去也不容易。”

    “李管家为了拦你,最近加派了人防守。我打听过了,加派的人都是从下面庄子调过来的,但是庄子上面也不轻松,几个大庄子的管家已经开始抱怨了,估计李管家也撑不了几天了。我会先佯装答应李管家的要求,令他放松警惕,你换男装混在仆从里,等李管家下令遣人回去的时候,你就跟着混出去。”

    “所以,你为了自己的目的,还是要出卖你的丫鬟?”红叶毫不留情地讥讽南薇:“当真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主子啊。难为了紫鸢这忠心耿耿的丫头咯。”

    南薇无心和她刷嘴皮子,只道:“近日我会找个仆人进来教你学走路。”看着红叶那娉娉婷婷,走一步恨不能歪三步的样子,就算换上了男装,一出门就会露馅了。

    出了房门,南薇才允许自己有稍微的泄气,她在红叶房里说的这些都是皮毛,还有很多难处要攻克,比如她该如何将红叶塞进遣散人员的名单里,比如她要如何骗过李管家,让他毁约。

    “新月,我记得李管家那个儿子,体弱多病,常年要吃药吧。“

    新月的回答依旧言简意赅。

    “恩。”

    南薇眼前一亮,回头对新月吩咐道:“你去找个媒婆……算了,”看新月那呆呆愣愣的样子,南薇就放弃了给她安排事情的打算了,还是等昭月回来再说。

    南薇正想着昭月呢,只见那人儿竟神奇般地出现了,一边跑还一边对她招手,脸色酡红,也不知道这一路跑了多久了。

    昭月跑到南薇的面前,连歇口气的功夫都没有,抓着南薇的手,着急地说道:“小姐,我看到紫鸢姐姐去找李管家了,好像……好像是说要同意这门亲事。”

    “什么?!”

    南薇千算万算,没算到紫鸢会在这个时候拉她的后腿,她连披风都来不及穿,拉着昭月就往外走。

    “紫鸢现在还在李管家那里吗?你怎么不拦着她呢?快带我去找她。”

    南薇现在只祈祷紫鸢和李管家还没有谈到亲事细节,若是擅自过了文定,交了庚帖,那一切都迟了。

    南薇心里七上八下,原本只是快走,最后忍不住,几乎是小跑起来,转过一个花廊,却和一个人迎面撞上。

    不是紫鸢是谁。

    紫鸢双眼无神,连自己撞的人是谁都没看清,懒懒地福了福,道了句:“不好意思”,让出道来,全程连看都没看南薇一眼。

    南薇见到她这样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却以为她已经是和李管家谈妥亲事了,怒火冲心,抓着紫鸢的衣领就往墙上摁。

    “这么大的事,谁允许你擅自做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