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5

2053 2017-11-27 15:40:37

    紫鸢突然“哇”地一声扑进南薇的怀里,哭得甚是撕心裂肺。

    “小姐,求你救救我,我不想嫁给李英,我不想当寡/妇。”

    南薇被她这突如起来的一个熊抱弄得手足无措,不过在听清她哭声中的话之后,她叹了一口气。

    几人轮番,好容易才将紫鸢劝住了,从紫鸢伴随着抽噎的哭泣声中,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也就是说,李英其实也是拒绝成亲的?”

    紫鸢含泪点头。

    “李英昏倒之前,是这么说的,不过李管家只说李英那是魔怔了,摆明了不管李英同不同意……”

    李英瘦骨嶙峋的模样在紫鸢的眼中,就像是一个霸占在她脑海中萦绕不散的噩梦,像锁魂的恶鬼,每每想起都不免胆战心惊。

    南薇的反应却和紫鸢的正好相反,她的脸色一扫之前的阴霾,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那就去找李英。”

    紫鸢握着南薇的手陡然收紧。“小……小姐……不要,我……”

    南薇轻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慰道:“紫鸢,现在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去找李英,让他帮你。”

    “可……可是……”紫鸢连连后退,只要一想到李英那苍白的脸色,紫鸢就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让她只想逃离。

    “小姐,我替紫鸢姐姐去吧。”昭月拍着胸脯站出来,“我在那边有人。”

    “有人?”

    “是啊,我认识李英的陪读,我托他传个话就行了。”

    “陪读?”南薇皱起眉头。“你确定可靠吗?”

    “小姐您放心吧,他人很好的。”怕南薇不信,昭月掏出了一直贴身放着的宣纸,双手捧着交给小姐。“我上次去帮紫鸢姐姐调查李英为人的时候遇上的,小姐你看,这上面的字还是他帮我写的呢。”

    南薇展开那张薄薄的宣纸,入目是一个惨不忍睹,甚至都没成字形的“壹”字。

    这鬼画符,是出自昭月的手无疑了。

    而紧接着后面的两个字,就完全是另一种画风了。

    笔锋有力,结构紧凑,颇有风骨。

    要练出这么一手好字,没有个三五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下笔者绝对是个男人。

    “你确定给你写这幅字的人,是李英的陪读?”一个陪读,能写出这么一手让书法大家都自愧不如的字来?

    昭月却是很自信地点点头,道:“是啊,我在李管家……”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昭月忙囫囵道:“哎呀,小姐你别问这么多了,我保证能帮你搞定就行了。”

    昭月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南薇也不好打消她的积极性,点点头让她去了,不过在昭月接到命令跑开的时候,南薇对一直安静地站在她身后的新月吩咐道。

    “跟上去,看看昭月到底去见了谁。”

    “小姐你不放心昭月吗?”新月难得地开口,说了一句超过三个字的话。

    “我不放心的,是和昭月见面的那个人。”

    一回生二回熟,昭月钻狗洞钻得那叫一个轻车熟路,直接看呆了跟在她身后过来的新月。她犹豫地看了眼那个狗洞,再瞥了一眼刚换上的新衣服,犹豫再三,将外面的衣服脱了护在手里,自己跟着钻了进去。

    结果就是,昭月在园子里等人没等到,新月在狗洞旁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她们当天唯一的收获就是:新月一回来就伤寒了,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不过南薇也没心思去管他们了,只因一直盼着的乡试终于到了。南昭是被抬着进考场的,主考官知道南昭的出身,格外优惠地赐给他一个软垫。

    乡试不同于殿试,考试的第三天结果就下来了。陆陆续续都有学子收到乡试入榜的消息,唯独南家没有一点动静,这让南薇心急如焚,一天非得去给老太君请上好几次安,以确保自己能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老太君看着南薇绣花,拿起那绣花针,看都不看就往自己的手指尖戳去,她忙伸手拦住她。

    “算了,我看你也静不下心来。”老太君说着,招了刘嬷嬷过来。“你去县老爷那儿打探一下消息,怎么就我家的还没消息?”

    南府派了三个人去参加乡试,大房三房各有一位适龄的少爷去参加考试,不过就考过的几率而言,还是南昭多一些的,南家的重心还是放在南昭的身上。

    老太君刚下令,就听有丫鬟在门口通报。

    “老太君,县老爷求见。”

    闻言,老太君和南薇都是一振,老太君忙端坐上位,命人去请县老爷。

    县老爷一进门,先是给老太君见了礼,然后才接受老太君的赐坐,举手之间恭敬尽显。

    “老太君,鄙人今日来,是给您报喜的。”

    南薇分明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一声一声地在胸腔中激荡。她和老太君都用无比期盼的眼神,望着县老爷。

    县老爷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

    “此次南府四人报名入试,两人入乡试,更有一人拔得乡试头筹。”

    “头……头筹?”老太君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了。“可是我家昭哥儿?”

    县老爷打开手上的红榜,扫了一眼,摇摇头,道:“南昭此次排行十五,乡试过了,可以准备去参加三年后的科举。”

    虽然不是头筹,但好歹过了!

    南薇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勉力捂住胸口,将那个咚咚跳动着的心塞回肚子里。

    没事了,没事了,大哥过了就好。

    南薇无声地安慰着自己。

    而那一边,县太爷不知道南薇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继续对老太君说道:“夺得乡试头筹的,是一位名叫李英的后生,我见他登记在册的信息填的住在南府,所以特来向老太君报喜。”

    “李英?”老太君皱了皱眉。

    刘嬷嬷附身贴耳,提醒她:“李英是李管家的独子。”

    一个管家的儿子,居然在乡试打败了这么多世家贵族子弟,夺得头筹?!

    南薇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震惊的。

    紫鸢不是说前几天看到李英,他还病得站都站不稳吗?

    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乡试头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