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0

2104 2017-11-27 15:56:56

    封渊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很简单,他派人给南薇捎去了一封信,信上只有两句话,一句是:“用砚台、冬梅换一个昭月,小姐允否。”

    当然不是以人换人。

    封渊所说的砚台,就是指砚台被绑一事,昭月回来就和她说过这个事了,她也是把人迷晕才认出那人是砚台来。若只是九公子手下一个小喽啰倒没什么,一下子就动到砚台身上,南薇也是十分无语的。因此这些天一直都惴惴然。

    至于冬梅,自然是指之前他帮她忙,她欠下的那份人情了。

    现在,他以这两件事做筹码,要她把昭月出嫁。

    还有一句是:“七小姐不让昭月试一试,又怎知不是良缘。?”

    这是在动之以情了,却的确动到南薇的心里去了。

    回来之后,她一直在想李英说过的那些话,其实以封渊的提议,李英大可以享齐人之福,可他宁愿背骂名,也要给昭月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经历过后宫三千佳丽争宠和丈夫彻底背叛的南薇,已经忘了正确的爱情观原来是这样子的了。

    其实除去身体因素,李英这个人当真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丈夫。

    他有才,如今已经高中举人,至少能保证昭月下半辈子生活无虞。他有智谋,从他设计的这桩桩件件事情来看,他照顾傻乎乎的昭月,是绝对没问题的。

    更何况,南薇也不知道,除了李英,她还能不能为昭月找到像李英这样只肯娶她一个人,对她一个人好的良配了。

    她希望身边的丫鬟都幸福,虽然昭月的这份幸福可能会很短暂。

    “昭月呢?”她还是要听听当事人的意见。

    “不知道。”新月木讷地摇头。

    南薇已经不指望能够从她的嘴里问出什么了,叹了口气。

    得,等昭月回来再和她商量吧。

    昭月跑到李管家的后园里去了。

    李英心情低落地回到房间的时候,就发现墙角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她一边扯着地上的狗尾巴草,一边念叨。

    “哼,再不来,再不来我就永远不理你了!”

    “你又没通知我你要来,就说要永远不理我,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昭月听到声音, 高兴地弹跳起来。

    “你回来啦!”

    李英被她明媚的笑容感染,点点头。

    “嗯。”

    不过很快,李英喜欢的笑容就被满脸的愁容取代,昭月嘟起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

    “你上次说你家主子人很好,是真的吗?”

    “嗯……”李英说话居然还有几分心虚,他其实很想告诉昭月,他就是李英,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可是又怕这样吓坏了她,万一她真的很讨厌“李英”呢,那以后是不是连这短暂的相会都变成奢侈了?

    “那他会对娘子好吗?”

    “会。”李英斩钉截铁地说,就差没有举手起誓了。

    “他会给她娘子吃好吃的吗?”

    “会!”他还想把昭月喂得白白胖胖的,这样才更好看。

    见昭月又蹲在地上,半天没说话,李英紧张得手心都在流汗了,他跟着她蹲下,很想问她到底愿不愿意嫁给他,却听昭月念叨着。

    “照这么说,其实嫁人也没什么不好嘛。有吃的,有个人一直对我好,要是他有天不幸真的挂了,我就能一辈子留在小姐身边了。”

    李英:“……”

    昭月,你还没过门就咒你未来的相公死,还是因为只是想呆在你家小姐身边?

    真是……完全让人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

    虽然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答案,但是莫名的觉得五味杂陈是怎么回事?

    昭月是个简单的人,纠结的事一旦想通了之后,她就不再纠结了。

    拍拍身上的泥土,她向李英告别。

    “好了,我要回去了,小姐找不到我该着急了。”昭月跑了两步,想到了什么,折返回来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少健,李少健。”

    昭月刚回兰萱阁,就发现南薇正在等自己。昭月也不墨迹,开门见山地对南薇说。

    “小姐,我考虑了好几天,我想好了,我决定出嫁,这样你也不用烦恼了,紫鸢姐姐也不用担心了。”

    南薇:“……”

    这个单细胞丫头,有没有用过脑子思考这件事,还真是让人怀疑。

    不过看她这信誓旦旦的样子,肯定是有人跟她说过什么,南薇狐疑地问。

    “李英来找过你了?”

    “我没有去见李英呀。”昭月却误会自己的行踪被南薇知道了,坦诚道:“我去见的人叫李少健,是李英的陪读。”

    南薇蓦然想起,之前昭月对自己说过的话。

    “李少健?”

    这名字一听就像是表字啊,再说了,就像九公子的书童是砚台,大哥身边的书童叫阿东一样,既然被卖进主家,那主家取什么名字就是什么名字,哪有人一上来报大名的。

    除非……

    南薇眯起眼,想到了什么,忙命人去取了老太君刚送过来的李英的庚帖来,她翻开就看到了一眼,就会心一笑,连道了好几声:“好,好,好。”

    “小姐,怎么了?”

    “昭月,你觉得那个李少健怎么样?”

    “人很好呀,而且也很耐心。”

    “这么说,你对他印象还不错?”

    “嗯。”

    “如果让你和他以后一起生活呢?”

    昭月愣了一会儿,想了想才明白南薇的意思:

    小姐应该是说她以后嫁过去李府了,成为李英的妻子,那肯定无法避免要和李少健见面,这可不就是要一起生活了嘛。

    昭月笑着点点头。

    “好呀!”

    得,这傻丫头还是掉进狐狸窝了,还是自己送上门的那种。

    昭月都表态了,南薇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命人去把昭月的卖身契和庚帖拿出来,将两份庚帖合在一起,让新月去交给老太君,单把卖身契还给了昭月。

    “昭月,这卖身契拿着,就当是我给你添的嫁妆。记住,你以后就是自由身,你能给你自己做主。”

    岂料昭月却把卖身契推了回去。

    “小姐,我这个人吧,胸无大志,又很能吃,我要是给自己做主,铁定能把自己饿死。卖身契还是小姐你拿着吧,小姐若是真想给我添嫁妆,给我两大箱肉包子就行了。”

    南薇被她逗笑了。

    “两大箱,你真当自己是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