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2

2042 2017-11-27 16:04:54

    南雯忙低头坐正,道:“学生不敢。”

    “你们啊,一个个连宫商角羽徵都还没弄懂,就想去学曲谱?”扫了底下坐着的几个小姐一眼,乐师眉头皱了皱,道:“既然你们这么想学曲谱,我就让你们好好学一学。“

    “来人啊,把他们的琴都撤了,给他们一人发一本曲谱。”

    琴被撤走,换来的是一本本曲谱和笔墨纸砚。

    “抄,抄完全部曲谱了才能下学!”

    乐师摆明了是针对她的,南雯咬着唇,眼眶里的泪水已经在溜溜打转,生生忍住了没哭出来, 提笔,抄乐谱。

    “害人精,都怪你!”被连累导致也要罚抄的南羽,气愤不过,抓起毛笔在南雯的衣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南羽是安姨娘的女儿,安姨娘会经营,二夫人和章氏都不得罪,再加上为二老爷生了一个儿子,是以她那一房过得还算不错。不过安姨娘是府里出了名的溺爱子女,南羽常常是夫人们拿来教育子女的反面典型。

    这样无法无天的南羽,自然不会怕南雯这个庶姐。反倒是南雯,年纪虽然大南羽许多,面对这样的侮辱却是敢怒不敢言。

    墨汁透着薄衫透进里衣,一直在强忍着的南雯终于忍不住,搁下笔,也不管正在上课,捂脸哭着跑远了。

    “你们若是还有人受不了委屈想走的,大可以随她一起去。”

    乐师这话,是对南薇和南羽说的。南薇没说话,埋头抄曲谱,南羽一改之前嚣张态度,笑着讨好着乐师。

    “师父教我乐法,是我的福气,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觉得委屈呢。某些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们二姐这个嫡姐都没喊苦呢,她就受不了了。”

    她这话捧了乐师又捧了南心,尤其是南心,平日里最喜欢别人捧着的,南羽话刚说完,就收到了南心投过来的奖励的眼神。

    南羽得意洋洋地昂起头,心思却不在乐谱上,她瞥了身边的南薇一眼,发现她低着头,认真地抄着乐谱,就放佛周边发生的这一切和她没关系一样。

    她这样淡然处之的态度让南羽很不爽。

    南羽胡乱地抄了几笔,就有婆子进来,在底下对乐师道。

    “乐师,我家姨娘见五小姐迟迟未归,命我来问问情况。”

    南羽排行第五,这来问的就是安姨娘房里的人呢。

    那人惯会做事,乐师皱皱眉头,她就把准备好的银子送过去了。

    “乐师,我家小姐身子骨弱,到点了必须喝汤药。若是小姐有什么地方惹您不高兴了,还请您通融一二。”

    乐师从善如流地将银子收进袖中,装模作样地训了南羽几句,就让那人将南羽带回去了。

    南羽走后,这里就只剩下南薇和南心了。

    乐师看着南薇认认真真抄写的样子,气也消了不少。

    “行了行了,你也走吧。”

    南薇不紧不慢地收拾好琴谱,抱着没抄完的琴谱慢慢地退出房去,刚掩上房门,就听到南心的咆哮:“我不要学这劳什子琴了,琴谱太难记了!”

    乐师一改之前对他们的高冷态度,好心相劝。

    “二小姐,我们这本来就是速成方法,如今你只需要记住这一支曲谱就行了。”

    “这曲子这么长,让人怎么记啊!我娘花了这么多钱请你来,难不成就是让你来逼着我背东西的,我不管,我记不住,你必须帮我想想办法……”

    南薇离开的步子慢了些,听着南心和乐师商量,眼见着就要听到关键部分了,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南薇回头,发现早就被人领回去的南羽居然去而复返,还一脸捉到了她的小辫子的得意摸样。

    “五姐。”南薇还是很懂事地福了福。

    “别在这里装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你刚才是在偷听吧,我要去告诉二姐。”南羽说着就要往门内冲,被南薇拦住了。

    南羽一脸得意,愈发猖狂。

    “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装得跟什么似的,现在被我抓住了吧。”

    “五姐,你且跟我来。”怕在门口说话太大声,让里面的人听到了,南薇连拖带拽地拖着南羽去了外花园的芭蕉树下。

    “我刚刚听到二姐在为赏菊宴发愁,她因为背不下琴谱正生气呢。其实当时我是想进去为二姐出谋划策的,琴谱记不下,有很多方法可以解决呀。我记得大哥认识一位琴师,可以在琴身上刻字。”南薇敛眉,做出愁苦状。“你也知道,二姐一向看我不顺眼,估计我出的主意她也不会听,算了。”

    “诶,你别算了呀。”南羽的好奇心被她激起,自然不会让她就这么轻易地走。她一把抓住南薇,神秘兮兮地问道:“大哥真的认识那种能在琴身上刻字的琴师?”

    南薇点点头。“怎么,五姐也记不住琴谱?”

    “二姐都已经弹琴了,我自然不会再弹琴抢她的风头。你不是说二姐不信你嘛,但是我不一样呀,这样吧,我帮你去说。”

    南薇就知道这种抢功劳的事南羽肯定会插一脚,她故作为难。

    “这样……那五姐能不能到时候帮我在二姐面前说说好话。我不像五姐有姨娘,以后都要仰仗嫡姐生活。”

    “放心吧放心吧。”南羽拍着胸脯保证,心里却在翻白眼了。

    帮你说好话好让你分功劳吗?下辈子吧!

    南羽心满意足地去找南心了,南薇望着她的背影,收起那副怯怯弱弱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来。

    南薇回头,转身正准备往家里走,蓦然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准确的说,那人是站在芭蕉树后的,层层叠叠的芭蕉叶将他的身子遮了一大半,如果不是南薇回头,还发现不了他。

    “没想到九公子也有听墙角的习惯。”南薇强作镇定,心里已经在打鼓了。

    “放心,我没有去嚼舌根的习惯。”这是在给南薇吃定心丸。

    封渊嘴角含笑,眼波里柔情辗转,看得南薇心里却有几分发憷。

    这人莫不是生病了吧,不然为啥要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