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3

2123 2017-11-27 16:46:34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封渊,南薇就觉得自己像是矮了一截,说话的底气都弱了好几分。

    “我行的正坐得端,又不怕你说。”南薇皱皱眉头,决心不理他,草草地福了福。“九公子要是没有其他吩咐,我就先走了。”

    封渊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南薇一脚踩上了一块落在地上的芭蕉叶,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扑去,很不雅观地来了一个狗吃屎。而她的袖子也被划破,露出里面雪白的亵/衣。

    封渊没说出口的那句话也跟着蹦了出来。

    “小……心……”

    这时候不仅起不到提醒作用,反倒像是在嘲笑南薇一样。

    南薇脸一红,回头瞪了封渊一眼。

    “不许说出去!”

    “七小姐放心,在下没有嚼舌根的习惯。”这是他第二次做保证了,不过他眼底的笑意还是让南薇很不爽,她拎着满是泥的裙摆,狠狠地踩了那芭蕉叶几脚,踩完才意识到身后还有一个人,此举太过于幼稚了,也不敢去看封渊,红着脸提着裙子跑远了。

    他却不知道,她的这一幕,在封渊的心里掀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封渊还清楚地记得,前世他如何被南心吸引的——就是在这株芭蕉树下,他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女孩在这里摔了一跤,那时那女孩的动作和刚才南薇做的动作一模一样。

    她刁蛮地去欺负那片害她摔跤的芭蕉叶的样子可爱得紧,那般生机勃勃,让他这个缠/绵病榻,从小就被教训身为皇室子孙,一举一动都要循规蹈矩,不能跑也不能跳的人羡慕得很。

    可是当前世的他去扶她,问她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她却说自己叫南心。

    封渊捶捶脑袋,笑出了声。

    “你真是笨!”

    哪有人会在出了那么大的糗之后还自报真名的!

    更何况,自从看到那一幕之后,南薇的形象已经和记忆里的那个小女孩重叠。不管是身高还是神态。

    当年他也是病昏了头,南心和南薇光是个头都差一大截。他居然还会误认,还在赏菊宴上兀自上演什么高山流水和知音,害得郡王妃误解,为他和南心求赐婚,生生地惹出一段孽缘。

    难怪前世几次在祭天里瞥到皇后的时候,总觉得她似曾相识,似乎在哪里见过。

    因为对南薇怀有这样奇怪的感觉,所以才会关注这个不到三年就被打入冷宫的废后,所以才会在她死后对她升起几分悲悯之心,所以才会才重生之后对她多了几分关注。

    这就像是一个圆,一切误会在经过两世轮回之后,回到了原点。

    这次,他找到了对的人,绝不会再错过了。

    南薇一身狼狈地回到徽章台,还没进门,就见大哥南昭在门口堵着紫鸢。让南薇脑海里蓦地升起以前在电视剧里看过的,霸道总裁逼迫小娇/妻的桥段。

    大哥堵着紫鸢干什么?

    顾不上一身污泥,南薇提着裙子走近,就听南昭正在追问:“说,你家小姐把红叶藏哪儿去了,是不是和青竹一样,把红叶给烧死了?!”

    紫鸢不知该怎么回答,抬头发现南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有些讶异。

    “小姐。”

    “别想骗我转移话题,你今天不告诉我红叶在哪里,我就……”

    “你就如何?”

    南薇突然出声,吓了南昭一跳。他回头发现一身脏污的南薇就站在他身后,大惊。

    “七妹你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大哥,大哥帮你去揍他!”

    南薇本来一肚子的火,她为了帮助南昭,为了他和红叶这档子破事都搭进去一个丫鬟了,结果大哥还在这里欺负她的丫鬟,不过南昭关心备至的样子,又将她的火气给浇灭了不少。

    她强忍住心里的委屈,问道。

    “大哥,我烧死青竹这种话,是谁跟你说的?”

    “七……七妹。”南昭眼珠子乌溜溜地转,想把这个话题带过去,但是南薇揪着不放。

    “谁跟你说的?!”

    “就……算了,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七妹,你是我的亲妹妹,我才会跟你说这些,人在做天在看,这些伤人性命的事做多了会折寿的,青竹的罪,做哥哥的会帮你赎。但是你以后还是……善良一点吧。”

    善良?

    她前世善良地过了一辈子,结果呢?

    赎罪?

    那些把她丢进狼堆,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坏人都没赎罪,凭什么要让她赎罪。

    最重要的是。

    这些比毒药还恶毒的三观,是谁灌输给她的兄长的。

    “大哥,我做的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有恩必报,有仇也是一样!”

    “你……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我还要怎么开窍?难不成青竹要防火烧你,我还要对她感恩戴德,说她烧得好不成。”

    “你真是……”南昭丢下一句不可理喻,甩手回了自己的房间。

    紫鸢这才敢上前来,忙扶住南薇。

    这么多天,面对任何情况都没有叫过一声苦的南薇,倒在紫鸢的怀里,哭得成了个泪人。

    她重生而来,唯一想守护的人就是大哥和南苓。

    可是她为大哥做的一切,在大哥眼中,竟然就是手段狠辣的恶毒之辈?!

    她真恨不得一死了干净,让大哥再尝尝家破人亡,终身不得志的滋味!

    这样,他就知道,谁是真正地为他好了!

    南薇哭的声音不大,但却是头一次这么失控,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的消息,自然逃不过只有一墙之隔的南昭的耳朵。

    南昭也很头疼。

    他出于好心劝南薇,哪想到南薇会这么大的反应。

    他问身边的阿东。

    “阿东,难道我说的话有错吗?我明明是为了她好啊。”

    阿东摇摇头,道:“少爷,您做得没错,你为了七小姐,甘愿娶红叶赎罪,是七小姐不理解您。”

    “圆通大师也说过,七妹身上怨气太重,若是再这么胡作为非下去,最后的结局……”想到那位得道高僧为自己妹妹批的命局,南昭就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

    “无论如何,我要救南薇!”

    下定决心,南昭对阿东吩咐道。

    “阿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给我搞定南薇身边那几个丫鬟,在七妹对她痛下杀手之前,尽快打听到红叶的下落。”

    阿东:“……”

    少爷,您自己都做不到的事,何苦为难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