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6

2093 2017-11-28 23:28:36

    吾家有女初长成啊。

    若是能和九公子凑成一对,倒也是一桩良缘。

    这个念头刚在老太君的脑海里成型,就立马被她打消了。

    南薇是庶女,如何能配得上九公子,便是南心去配九公子,那都是差了一大截的。

    老太君在心里悄悄叹息了一回,便不再说话了,只耐心听着。

    封渊和师太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今日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了,山路难走,封施主今晚就在小庙留宿吧。”

    “因为我坏了庵堂规矩不好。”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都已经看破红尘,难道还会在乎这些条条框框不成。”

    “如此,那就有劳师太了。”

    封渊和慧娴师太你一言我一语地对答着,亲密随意,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一般,而且在师太面前,封渊一改之前对人的冰冷摸样,走下高高在上的神坛,变得……更像一个普通人。

    南薇看着两人的互动,心中起了疑窦。不过她也只能怀疑一下而已,全场就没她说话的机会。

    老太君和师太一见如故,谈论起佛法来更是一套一套的,红叶有卯这劲儿想在老太君面前表现孝心,可也插不上话来。别说红叶了,便是封渊和南薇,全程都只有听的份儿。

    南薇对佛法没兴趣,经历过前世那般悲惨的遭遇之后,她就再也不信什么菩萨神佛。

    听了没多久,她被小火烤得有些发热,遂出门透透气。刚走到观山台,封渊就跟上来了。

    “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到南七小姐。”

    “这个话应该是我问您才是。”不怪南薇多想,最近在各种场合偶遇封渊的几率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这位以前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封渊从南薇的眼神里读出了浓浓的戒备,不由得一哂,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这小姑娘了,导致她一见着自己就跟见到了仇人一样,浑身的刺都支起来了。

    “七小姐,你这可真就是冤枉在下了,我今日的确是来拜访师太的,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见南薇满脸上写着“我不信”三个字,封渊难得地解释了一句。

    “慧娴师太是我生母。”

    “哈。”南薇的嘴张大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南薇知道封渊姓封,属于皇姓,他的生母怎么会……

    意识到这不是自己能追问的范畴,南薇忙诚恳地认错。

    “对不起,我以为……”

    “七小姐不用道歉,你我之间……”封渊的耳朵红了,“确实有缘得令人难以置信。”

    南薇一愣。

    她这是被撩了吗?

    被这个如神邸一般不可侵犯的男人?

    南薇赶紧摇摇头,赶走脑海里那些可怕的想法。又听封渊再说。

    “七小姐,我刚才和你说的事,还请你为在下保密,否则你我都会有不少麻烦。”

    南薇点点头,这点操守她还是有的,不过她看着封渊的眼睛,这人给她的感觉一直是运筹于千里之外,深不可测,怎么会……

    “你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诉我,秘密难道不是藏在自己心里才最安全吗?”

    能够和你分享秘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这样的话封渊是绝对不会说的,他只是笑笑,转移话题。

    “我还以为南七小姐会恨红叶,没想到相处还不错。”

    “你知道红叶?”南薇发现,封渊总能刷新她对他的认知,还有这个人不知道的事吗?

    “我母亲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陌生人,我总要查一查的。”

    南薇点点头,封渊的解释的确说得过去。她不再就这件事深挖,没想到封渊竟主动说。

    “我已经把我的秘密告诉七小姐了,难道七小姐不应该分享一个秘密给在下吗?”

    这是什么逻辑?

    若不是南薇机警,差点就要被封渊说服了。

    “九公子说笑了,九公子胸怀天下,应该对我们这种小女儿家的私事不感兴趣。”言下之意就是你赶紧去处理你的国家大事吧, 纠缠着打听小女儿的私事不觉得太八卦了吗。

    但是封渊显然没有听出她的话中话来,道。

    “我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秘密,那只能也像南七小姐讨一个秘密了,这样我才能安心。”

    若不是南薇有良好的修养,这会儿白眼都已经翻到天上去了。

    不过红叶这事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既然封渊想知道她也没必要藏着掖着,直接道:“红叶想进南家门,如今拼尽全力表现,只是想讨好老太君罢了。我有一个被她迷了心神的大哥,只能无奈帮上一帮。”

    封渊倒也好打发,南薇说得潦草,他也没有八卦地再追问,两人闲着说了几句话,当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冷场的。

    一个是话不多,不擅找话题。

    一个是不想说话,不想找话题。

    和这么一个气场强大的人独处,南薇的心理压力很大,她想找机会离开,就听有个小尼姑前来喊他们。

    “两位施主,斋菜已经备好了。”

    南薇如释重负,跑得比谁都快,封渊站在望山台上,孤零零地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挫败。

    和他呆在一起有这么难受吗?跑得比兔子都快。

    虽然南薇的态度让封渊小小地挫败了一把,不过在晚间他和师太论茶的时候,还是提了一句。

    “那个红叶,师太可否帮她一把?”

    师太心如明镜,一看他那样子就明了了。

    “是为了南七小姐?”

    “母后!”

    慧娴师太这一打趣,封渊连称呼都绷不住了。

    “得了,我知道了。红叶所求不过是一个名分,我只能尽力劝劝老太君,能不能成端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其实今天老太君和慧娴师太谈道论佛,早就折服在慧娴师太高深的佛法下了,封渊看到老太君刚才离开的时候,对慧娴师太的态度明显恭敬了许多。

    师太一句话,能抵那红叶十多天在老太君跟前卖弄诚心了。

    “不过渊儿,你可想清楚了?那姑娘真的就是你想要的?”

    封渊摇摇头,只道:“儿子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前世错过了一些东西,这一生想要好好弥补。”

    慧娴看着自己儿子清秀的眉眼,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有些东西,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只愿菩萨保佑,一切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