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8

2012 2017-12-26 18:32:21

    “小姐,小姐。”

    紫鸢和昭月都被南薇心如死灰的样子吓坏了,紫鸢扶着昭月的肩膀,道:“小姐,你要撑住,你如果倒下了,大少爷真的就死定了。”

    “对,我不能倒下。”南薇被紫鸢点醒。

    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

    “大哥现在人在哪儿?”

    “问他!“

    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红叶直接将一个瘦弱的男人推进门来。

    这男人不是南昭身边的阿东是谁。

    红叶俨然不顾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瞪着跪在地上的阿东一眼,气场全开。

    “就是这个家伙,伙同苏朗天天带着昭郎往外跑!”红叶恨得牙痒痒,看着阿东的眼神,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

    “七小姐饶命啊。”阿东跪在地上磕着响头,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可不是好惹的主。

    “大哥去哪儿了?”南薇眼神幽冷,周身散发着令人胆颤的寒气。

    “去……去……了长春楼。”阿东支支吾吾说出了地址。

    南薇这群久居闺阁的女子不懂,可是红叶这个老江湖却是登时就翻脸了,她一脚踢在阿东的背上,声音都在颤抖。“你们居然敢带昭郎去那种地方!”

    听这名字,南薇还只当那是春楼,可是见红叶这反应又不像。直到红叶附身在南薇耳边耳语了几句,南薇才蓦然明白。

    明白长春楼是什么地方的南薇,气得一掌把桌子掀了。

    “来人,把阿东绑了,去长春楼!”

    长春楼

    南昭尚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红叶回到他身边,还怀着他的孩子。而且自从他结实了苏朗之后,老爷和老太君也放松了对他的管制,他可以自由出来玩,通过南昭,他也结实到不少好诗友。

    除了南薇还在生他的气让他有些头疼之外,他的日子可谓是滋润得很。

    “暮羽,你看我这雄鸡争霸图画得如何?”

    已近晚秋仍穿得很“凉爽”的暮羽摇着扇子,凑过来仔细看了两眼,笑着称赞。

    “下笔有力,画风苍劲,有古风,好画!”

    终于找到知音的南昭被哄了两句,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了。而暮羽也很高兴,毕竟像南昭这种只要说两句好话哄着,不用卖身连艺都不用卖的恩客,实在是太难得了。

    正说话间,里间的房门被打开,苏朗拉开门走了出来,他和暮羽相视一望,对了个眼神点点头。

    南昭也听到了动静,回头发现里间那扇半掩着的门里,隐隐绰绰似乎还有个人影,那人穿着杏黄色的服饰,看上去不像是这长春楼里服侍客人的小官。

    杏黄色?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颜色。

    而且每次苏朗进去和那人一聊就是很久,他以前还以为苏朗是有这方面的癖好,可每次看苏朗出来的样子,又不像是刚经历过“云水之欢”的样子。

    算了,他有酒有诗有知音就行了,管他那么多呢。

    南昭笑着对苏朗招手:“苏兄,来看看我的雄鸡争霸图。”

    苏朗将房门掩上,笑着上前来,正点评着呢,楼下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连苏朗的声音都被掩盖了。

    身为长春楼老/鸨的暮羽脸色有些难看,他对南昭和苏朗拱一拱手,道:“两位稍后,我去看看。”

    没等他出门,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门后,是一脸怒容的南薇。

    “这位姑娘,我长春楼不招待女客,你是不是。”

    南薇是带了人过来的,有李英支持,她这次出门足足带了有十多个家丁,压根就不用她动手,一群人就已经蜂拥冲进门来,将屋里的三人团团围住。

    苏朗先认出南薇来,有些惊讶。

    “南七小姐?”

    南薇直接无视了他,对家丁道。

    “把大少爷给我绑了。”

    南薇一声令下,南昭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反手摁在桌上,三两下就被绑成了一个粽子。

    “七妹!”南昭恼了。“你生气也不用做得这么绝吧!”

    这大庭广众之下,南薇让这么多人绑他,这不是摆明了拂他的面子吗!

    南薇没理他,直接用一个布袋当做头套套住南昭的头。

    苏朗压根就不知道是该帮忙还是该拦着“南七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南薇反身,潦草地福了福,脸上是一派冰冷。

    “少将军,如果方便的话,烦请您以后,离我大哥远一点。”

    “七小姐,你是认真的?”被人当面这么说,苏朗尴尬得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南薇说道:“少将军,我大哥生性直爽,不善交流更不善分辨是非,不配做少将军您的益友,少将军您既然以前讨厌他,那就一直保持初心不要动摇。”

    丢下这句话,南薇也不再此多纠缠,命人拖着南昭一路就出了长春楼,留下一脸迷惘的苏朗和一副吃瓜看戏样子的暮羽。

    “这姑娘谁呀,倒是个秒人。”暮羽风情万种地摇摇蒲扇,眼神扑灵闪烁。“能把你苏朗少将军呛得说不出话来的,这世间怕是少有吧。”

    “瞧这样子,怕是苏朗得罪这位姑娘了。”

    内室的门被人拉开,着一袭杏黄色长衫的男人走出门来。

    见到他,苏朗和暮羽都收回了松散的样子,恭恭敬敬地站着,叫一声:“殿下。”

    “刚才那位姑娘称南昭为大哥,可是南家小姐?”

    苏朗吃惊,殿下这是对南薇起了兴致吗?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殿下问话,他不敢不答,只能硬着头皮回道:“是南府的七小姐,南昭的亲妹妹。”

    “瞧她那样,定是南府出了事,你且跟去看看。”

    苏朗疑惑地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他的脸藏在昏暗不明的灯光里,看不清表情。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虽说南薇找上门来的确有点不寻常,但是也有可能只是单纯地觉得南昭不应该来这种风月之地,殿下却一口咬定就是南府出事了?而且还是如此笃定的语气。

    笃定到让人觉得,南府出了事他早就知道一样。

    还是说,南府出了事,本就是他一手策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