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9

2076 2017-12-27 13:57:19

    回去的马车上,南薇全程紧闭着眼,车里气压低得可怕。只有昭月在跟南昭说起府中混乱的情况……

    “大少爷,你怎么会借人一万两银子那么多啊!”

    “一万两?我明明只借了几百呀?不对,那些人找到家里去了?我不是说了等我的画卖出去了我就还他们银子的吗?”

    “现在老太君都气昏过去了,老爷还说要将您逐出家去。”

    南昭听完之后,仍是一派无所谓的态度。

    “是我做的事我认就是的,被逐出家去就被逐出家去,我就不信我有手有脚还活不下去了。”

    南昭的态度激怒了南薇,南薇蓦地睁开眼,瞪着南昭。

    “你还真活不下去!”

    “七妹?”

    “你肩不能提手不能扛,你口口声声说靠卖画能赚钱,时至如今你可有卖出去过一副?”

    南昭被南薇说得双脸通红,梗着脖子反驳。

    “我迟早会卖出去的!”

    “等你卖出去,你和红叶早就饿死了,更何况红叶现在怀有身孕,离开了南府,你准备带她去哪儿?睡破庙吗?!”

    “我……”

    “你甚至连你现在欠的这一万两都还不上,你还没出门就能被人砍死!”

    南昭终于不说话了。

    不是被南薇的话堵到,是被她满脸泪痕的样子吓到了。

    “小姐……快到了。”紫鸢掀帘看了一眼,对南薇道。

    “带大少爷下去。”

    南昭被人带下去了,南薇胡乱抹了一把眼泪,让自己看上去不至于那么狼狈,乘马车从角门进去。下了马车就发现昭月和新月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一见到南薇,昭月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小姐,奴婢去偷听过了,那些上门讨债的人和大少爷本来的确是约定了等一个月之后再催账的,但是他们听说了大少爷是庶长子,还差点被赶出去过,在南府也不受宠。他们怕血本无归这才找上门来问二老爷要的。”

    “那一万两是怎么回事?”如果南昭没说谎,他只借人几百两的话,就算再怎么翻利息,也翻不到一万两去吧。

    “他们说大少爷借的本金就有五千,是分好几次拿的,前几次拿的时候只有好几十,最后几次都是一千一千这样子拿的。”

    “每次都是我大哥去拿的?”

    “不是,是大少爷手底下的那个叫阿东的。”

    这也是昭月趴在门外面听到的,南昌平不愧是管刑法的,能问到很多旁人想不到的细节。

    昭月偷偷补充了一句。

    “听红叶姑娘说,她抓到阿东的时候,阿东背着包袱,阿东说是大少爷让他拿的,后来红叶姑娘去翻了包袱,发现里面是阿东的一些衣服和盘缠。”

    “也就是说,阿东本来是准备跑路?!”南薇的双眼眯起,像蛰伏的狮子。

    “是的,你说大少爷这次,是不是被阿东暗算了呀。”昭月凑上来,悄悄问道。

    “大哥的确是被暗算了,不过阿东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喽啰。”

    从一开始,整件事就极不寻常。

    放贷的人刚找上门,这件事就阖府皆知了,连压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大哥不嫖不赌,虽然去了长春楼这种地方,也不过是换了个画画的地儿而已,再如何挥金如土,也不会在段段一个月的时间内,花掉五千两银子!

    至于一向对金银没什么概念的大哥,是如何知道借贷,又是如何接触到这些人的……

    “阿东现在在哪儿?”

    “锁在柴房,阿英派人看得死死的。”自从订婚之后,昭月提起李英也会红一红脸颊。

    “带我过去。”

    “嗯。”

    ……

    南昭借贷一事闹得一发不可收拾,大房四房的人听说南昌平都已经去请族长了,也都过来相劝,于是本来只是家事,变成了四房公审。

    南昭一回家就被人摁住了,直接拖到了南昌平的面前,如今已经吃了好几个耳光的他,低着头跪在地上。

    也就到了这一刻,他才算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了。

    而现在,众人就为了如何处置他的事,吵得不可开交。

    南昌平已经气到看都不想看见南昭了。“必须逐出去,我南家没有这种败家子!”

    众人中有相劝的:“昭哥儿也是初犯,你就原谅他这一回吧。”

    “是啊,而且昭哥儿得陈大儒的钦点关门弟子,前途不可限量,不能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毁了孩子一生。”

    有泼凉水的。

    “所以说啊,庶出的到底是不如嫡出的,看到一点银子就花了眼,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了。”

    还有倒打一耙的。

    “这么大一笔钱,得让他自己还,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让大家都跟着吃西北风吧!”

    这位倒打一耙的,是南大老爷,南昌寇,人如其名,抠到人神共愤。

    南薇刚进门来,就听到南昌寇的发言,登时就没忍住怼了回去。

    “还钱一事,就不用伯父操心了。该接济伯父的,一分都不会少。”长房现在如吸血虫一般依附着二房生活,南薇这句话直接让南昌寇脸色红了一片。

    “放肆!”一直在坐岸观火的二夫人拿出嫡母的威严来。“长辈说话,哪有小辈插嘴的道理,我平常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二夫人这惊堂一吼,倒是成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大家都把事情的关注度放在了南薇身上,而南昌寇见二夫人也站在自己这边,腰板也硬了,清了清嗓子,道:“薇丫头你是闺阁妇人,没有掌管过中馈可别乱说话,一万两银子不是可小数目,足足抵得上府里半年开销了。你倒是说说,这么大一笔钱,你准备怎么还。”

    “该还的,我自然要还。”南薇斜眼一扫,盯着二夫人道:“但是不该我大哥还的,我们自然一分都不会认。”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大哥亲自画押借账,还想抵赖不成?我南府可丢不起这个脸!”二夫人瞥瞥嘴,很是不屑。

    一天下来很是疲累的南昌平被吵得有些头疼,挥挥手道:

    “该出多少,我南府会认,我还不至于为了一万两银子就做那种被人耻骂之徒。你们也不必说了,南昭顽劣难驯,自己也已承认借债的事实。来人,上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