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0

2007 2017-12-27 13:57:23

    几个壮硕的家丁抬着足有一人高的棍子进来,这根棍子专为教训不守家法的南家子弟,上面甚至还有好几条人命。

    南昭梗着脖子,张口就想顶撞,头被人摁住,磕在地板上。

    南薇摁着南昭的头,再他张口坏事的时候抢先道:“父亲,大哥的确有错,但是这件事也有很多蹊跷,还望父亲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请家法。”

    “调查?”南昌平看着这个女儿,“你大哥都已经承认钱是他借的了,借条上面还有他的私章,你还想怎么调查?!”

    南薇问道:“那请问父亲,这些钱可否都是大哥自己去找拿的?”

    南昌平将桌子拍得啪啪作响:“你莫要替你大哥狡辩,阿东是他的人,又是经他授意,拿着他的私章。”

    “女儿不是狡辩,实因事出蹊跷,大哥借贷不假,但是借了这么多却是在可疑。而且大哥为人豪爽,不拘小节,若是手下人背着他搞鬼,他也不一定能及时察觉。”南薇的话还是有效果的,毕竟南昌平不傻,后面那几笔几千两银子的借款实在是太反常了。

    没想到南昭却抬起头来,道:“七妹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让阿东借的钱,我认就是,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还不至于要一个下人替自己顶罪。”

    如果南昭不是她的亲大哥,南薇现在就会甩手不管了,人太作了就该好好涨涨教训。

    南昭忙着给自己挖坑,其他人也没闲着。

    二夫人跟上来踩了一脚。“是啊,寻花眠柳可不要银子吗,更何况去的还是那种地方!”

    南昌平显然还不知道有这桩公案,疑惑地问了一句:“哪种地方?”

    二夫人却扭扭捏捏不肯说了。

    “哎呀,二嫂子面皮薄说不出口,还是我来说吧。不就是那长春楼嘛,玩小官的地方。也不知道昭哥儿怎么就染上这恶习了。”说话的是三夫人,出身不高,在府里是叫得上号的数一数二的破落户,一张嘴得利不饶人,说起话来荤素不忌,大家都不喜欢她。

    南昌平虽然在这方面作风清廉,但是没吃过猪肉,却是见过猪跑的,同僚里有不少好这口的,长春楼的名声远播官/场。

    南昌平顿时就怒了,疾冲几步到南昭面前,拎着南昭的衣领,左右开弓就是啪啪几巴掌,只打得南昭眼歪口斜,嘴角都流出血来。

    南昭从小身子骨就弱,被这么扇两下登时眼冒金星,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南薇见状忙伸手去护,一不小心也挨了一掌,不过好歹让南昌平住手了。

    南昌平瞪着南薇,那表情跟要吃人一样。“让开!”

    “父亲,这几日是谁带大哥出门的,阖府皆知。”南薇压低了声音,半带着威胁,却终于让南昌平住手了。

    是啊,南昭最近和苏朗出入,亲如一体,若真是因为南昭出入长春楼就把南昭打死了,不就等于是在打郡王妃和少将军的脸。

    南昌平到底是在官场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闭上眼,将心里的那股怒火强压下去,却是连多看一眼南昭都不愿意了。

    眼见着南薇跟南昌平说了一句悄悄话,南昌平犯了这么大的事就不计较了,二夫人心里多少是不痛快的。

    她装作才反应过来的样子,在南昌平面前盈盈下跪。

    “老爷恕罪,是妾身没有教好昭儿,让他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丢尽了我南府的颜面,这事要是传出去,老爷您该如何……”

    二夫人可谓是字字诛心了,表面上是为南昭求情,可是每一个字都压在南昌平心上,直到南昌平忍不住了,低吼了一声:“住嘴!”

    这些年来,二夫人虽然不得宠,却也是有几分眼色的,她回头看了南薇一眼,知道肯定是南薇说的话触动了南昌平,遂不再就这个话题深究,接着说道。

    “是妾身失言,妾身只希望老爷三思,昭哥儿欠的钱让他慢慢还就是,没必要惊动族长,他可是你的长子啊。”

    “就是长子,更应该以身作则,如果几个弟弟妹妹都跟他学,那还不反了天了!”

    达到自己的目的,二夫人捻着帕子假装拭泪,嘴角却偷偷地翘了起来。

    那笑容实在刺眼,扶着已经被打懵的南昭,南薇的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

    一时之间,劝的骂的感慨的,房里热闹非凡,没有人注意到南薇和南昭,大家都上赶着在这件事上出主意刷存在感。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昭月偷偷溜进来,在南薇耳边低声耳语的时候,谁都没有察觉。

    南薇对她点点头,她拿出帕子,擦掉南昭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一边擦一边说:“大哥,小妹我别无所求,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说话。不然不仅是你,小妹我今天也要跟你一起死在这里了。”

    南昭长这么大,头一次被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掌掴,这几掌的确让他有点懵,想起刚才南薇才替自己挡了一巴掌,他点点头,答应了。

    南薇紧紧地握住南昭的手,就像当初南昭保护她一样。

    这一次,轮到她来保护大哥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李管家掀帘走进来,他动静不小,大家都将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众目睽睽之下,他先是像几位老爷请了安,这才踱步到二夫人耳边,耳语了几声。

    二夫人眉头蹙起。“非得在这个时候说吗?让他们等着!”

    李管家的声音大了些,正好能让周围的人都听见。“可是对方说夫人若是不去见她,她就要闹进来了,她还说夫人你既然答应了和她做儿女亲家,人家女儿都开始做嫁妆了,可不能这般出尔反尔不认人。我听她这么说,也不敢强赶,只能来找您了。”

    “儿女亲家”四个字,让一直喧闹不堪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二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