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5

2084 2017-12-27 13:57:36

    “老太君息怒,奴婢只是想为老太君解忧。”

    “解忧?你可知我忧在何处?”

    “老太君您忧四房势力不均,长房大爷虽有鸿鹄之志,却无搏击长空之才;三爷乃您亲生,且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奈何无心争权;四爷当不用说,资质平平不论,终日醉心花月。因四爷风/流,四房妻妾不宁,阖府皆知,已然是扶不起的阿斗。唯有二爷,在非嫡非长的情况下,凭借着自己的手段闯出了一片天地,乃我南府之希望,却也是老太君您的心头之患。老太君您本将希望都放在昭哥儿身上,如今昭哥儿出事,尚不知老爷会如何处置,您后半辈子没有仰仗,是以忧心。”

    刘嬷嬷还是了解老太君的,这句话就像是一记重锤,重重地敲打在老太君的心上。

    二爷南昌平不过是一个小妾所生,老太君年轻时心气盛,容不得人,见一小妾居然给老太爷生了儿子,妒忌得发狂,便趁着那小妾来给自己请安的时候,让她在雨中罚跪,不想那小妾身体如此之弱,当天晚上便发高烧,次日便丢下刚满月的儿子去了。

    此事是老太君的心病,也是二房与慈寿堂不亲近的原因。

    四房里,但凡是任何一房的人得势,老太君也不会像这般着急。巴巴地把自己的丫鬟送给二爷做妾,只为修补关系。

    “如今大局已定,你再说这些又有何益。难不成还能让那平儿忘了杀母之仇不成?或是让我再给他送个丫头,然后被折磨死?!”

    “再送人定是不妥,阖府也寻不到第二个像窦姨娘这样性子温婉能留住二爷心的人来了。不过有个现成的人,老太君可扶持一二,日后定能为老太君解忧。”

    “谁?”老太君终于有了点听下去的兴趣。

    “二房七小姐,南薇。”

    刘嬷嬷一字一句地念出的这个名字,听在老太君耳里,却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刘嬷嬷,我竟不知你老眼昏花至此,一个尚未及笄的小儿,又能作何指望?”

    “老太君,这么多日子以来,我相信您看得肯定比奴婢透彻,这七小姐绝非池中之物,慈寿堂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与葛三对峙,临危不乱,有条有理,这也是老太君您亲眼所见的。能让九公子这样的人另眼相看,也是老太君您亲耳所闻的。就拿昭少爷这件事来说,若不是有七小姐从中斡旋,将昭少爷及时地带回来请罪,只怕二爷的怒火早就一发不可收拾,哪里还有回旋余地……纵观南府,可找得出第二个比七小姐更有魄力的后生来?”

    老太君闭目,那日跪在堂中,面临葛三和紫鸢的诬陷仍面不改色,目光清明的南薇,恍若就在眼前。

    刘嬷嬷说得对,南薇这个丫头,的确不一般。

    刘嬷嬷见老太君眼神涣散,偶尔蹙眉,又迅速舒展,便知老太君已有自己的注意,此刻她不便打扰,起身请安后就退了下去。

    因刚才老太君已经命所有人都退下去了,此刻门口也安安静静的,不见人影。

    环顾一周,没有人在,刘嬷嬷才敢将袖中的半块玉佩取出来,那玉佩翠中带红,上面隐约能见一个“禾”字。

    刘嬷嬷粗粝的手指扶过那“禾”字,眼泛泪花。猛听到有动静,似有人来了,忙擦干眼泪,将东西收好。

    老太君掀开帘子走了出来,见到刘婆婆这番模样,好气又好笑。

    “我又不曾说你一句重话,你倒还哭上了。”

    “奴婢想到了窦姨娘……”

    “罢了,你别说了,随我去见薇儿吧。”

    ……

    老太君却扑了一个空,南薇还没到徽章台,就被郡王妃派来的人叫过去了。

    郡王妃派来的嬷嬷在前面带路,南薇带了赵嬷嬷和听风跟在后面,虽说都在南府,可一个在最东边,一个在最西边,愣是走了一刻钟才算走到。

    郡王妃是贵客,被安排在西厢,一个二进的小园,门庭开阔,丫鬟婆子进出有序,知有外人来,却连眼神都不瞟一下,低头忙着自己的事.

    婆子没有将她带往正门,反而从侧门的走廊里往后绕,西厢后面是南府的园中山,环山走廊如一头腾飞的巨龙依山攀延,山顶是专供休息的凉亭,从亭子往下俯瞰,可以将青城风景尽收眼底。

    因这一处风景,南家不知道被多少人传说是一块风水宝地,王孙贵胄但凡路过青城,都会选择来南家借宿。

    绕过西厢,一路拾阶而上,又走了约莫有半刻钟的时间,才隐约听到有谈笑声传来,有男有女,听声音人还不少。

    南薇身子弱,登上山顶的时候,气息已经有些紊乱了,此刻凉风习习,向阳处放下了竹帘遮阴,地上铺着蒲团,左右有丫鬟伺候着茶水,颇有一番闲情雅致。

    郡王妃是贵客,坐在上首,她的左手边跪坐着的是长房嫡长女,她的三姐南菁,右手边坐着苏朗,苏朗的对面,封渊跪坐着,正单手捏着下巴,看着面前的棋局沉思。

    想起那日才被这人牵过手,南薇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正在郡王妃身边伺候的丫鬟见南薇来了,低头请示。

    “郡王妃,南七小姐来了。”

    声音不大不小,去足以让大家都听见了。

    郡王妃忙对南薇招呼道:“可算把你盼来了,来,坐过来。”

    说话间,丫鬟已经很识眼色地拿了一张蒲团过来,就放在南菁旁边,离郡王妃也不算远。

    南薇像郡王妃请过安之后才落座。

    赵嬷嬷和听风站在亭外,没有跟进来。

    郡王妃看着南薇,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

    “今日好不容易得闲,约了大家一道来品茶作诗,偏这猴崽子倒好,有了封渊就忘了姑姑,把我一个人撩在这儿,便只能喊你们陪我来煮茶谈心了。”后面这句话,是对南菁和南薇两姐妹说的,说话间还特意多问了南薇一句:“我知七小姐最近很忙,没有耽误你吧。”

    南薇忙惶恐地应道:“谢王妃抬爱。”

    “姑姑,待侄儿赢了封渊这一盘,自来向您请罪。”苏朗一边说着,执黑子落下,架势杀气腾腾,倒像他这个少将军的一贯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