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6

2228 2017-12-27 13:57:39

    郡王妃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自然不会管苏朗,抓着南薇问道。

    “我见七小姐颇有眼缘,倒像是我的一位故人。”

    南菁是几个姐妹里最能说会道的,王妃刚说完,她便已经将话头接过去了。

    “这是我七妹的福气。”

    岂料这话却似乎并不是很得郡王妃的心,郡王妃抿了一口茶,淡淡地说了一句:“像她,倒不是什么福气。”

    这话轻得一阵风就能吹散了,郡王妃很快又岔开话题,谈其他的去了,就仿佛刚才那个带着些悲戚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南薇没有南菁那番好口才,只在一旁静静地听着,间或回答两句,一盅茶尽,那厢苏朗和封渊厮杀了许久的棋局,也总算有了个结果。

    苏朗将棋子往棋盘上一丢,颇有些不忿。

    “不过输了三子,真不甘心。”

    封渊倒一点都没有赢了的骄傲,起身拱手作揖。

    “苏兄承让了。”

    郡王妃看在一旁笑着。

    “谁让你不自量力,要与封渊比棋的。”

    “姑姑。”苏朗这个大男孩,竟然撒起娇来。“你到底是谁的亲姑姑啊,怎地尽帮着外人说话。”

    “我是你的亲姑姑,就更要让你看清自己的斤两。那人是你赢得过的?那些不可能的东西,你还是别惦记着为好。”

    郡王妃话虽然是对苏朗说的,看向的却是南薇,傻子都听得出来她这话是对南薇说的。

    南薇低眉顺首,恭顺着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突听得啪嗒一声,郡王妃手里的茶杯掉了,撒了一地的茶水。她那件鸦青色绣湘绮裙摆上,很快就洇染出一块水渍来。

    周围伺候着的丫鬟,扑通跪下一片。

    “奴婢伺候不周,郡王妃恕罪。”

    “是我自己不小心,怪不得你们,我去换件衣服,不知道南七小姐方不方便为我引路。"后面两句话,是对南薇说的。

    南府这么多下人,郡王妃怎么会少个引路人,南薇没多说,提起裙摆跟上去了。

    由此凉亭里便只剩下南菁,封渊和苏朗四人。

    苏朗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南家除了南薇以外的其他姑娘的,在他眼里,这些女人和街上那些追着给他抛媚眼的女人一样不堪,甚至还比不过人家直白,明明一心只想着嫁入他苏家门,却还要端着一副矜持的架子。

    是以在南菁变着法子去和苏朗搭讪的时候,得到的只是苏朗的一个白眼以及彻底的无视。

    苏朗拉着封渊,挽起袖子就要继续再杀一盘。

    而另一边,南薇陪着郡王妃已经行到半山腰了。

    郡王妃将一干丫鬟都打发了,只留南薇一个人在身边,走到一半停住了脚步,目光平视前方,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我让你来你就要来,现在我让你走你不能有任何反驳必须走。”

    南薇当然能够感受到郡王妃是在刁难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不想惹事,强忍住脾气,恭顺地说道:“南薇不敢。”

    “不敢?你们南家还有什么不敢的?连嫡长女都送上门来伺候,生怕找不到男人似的,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郡王妃讥讽着。

    这话实在难听,南薇眉头皱了皱,又听郡王妃道。

    “你们别以为使了点狐媚手段蛊惑了苏朗就能得逞了,要想嫁进苏家,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斤两。”

    这话实在是冤枉!南薇再也忍不住了。

    “我不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好让郡王妃有这样的误解,但请郡王妃放心,我对令弟实在没兴趣。”她好歹也是当过皇后的人,还不至于看到一个少将军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像青/楼的女人一样扑上去卖弄自己。

    “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你问苏朗要钱的时候,还不知道使的什么狐媚手段呢!”郡王妃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南薇。

    “我问他要钱?”南薇都要怀疑自己出现幻听了。

    “若不是你蛊惑了他,他又何必要替你哥填那一万两。要说小门小户的就是没什么教养,为了这么点银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听到这儿,南薇明白了,冷笑:“敢问郡王妃,可有亲耳听到我问少将军要钱?”

    “苏朗那日见过你之后,回去便要筹钱,不是你在中间搞鬼还能是谁。”

    “既然郡王妃您已经调查得如此清楚了,那想必也知道那日在场的还有九公子,当日发生了什么,何不让我们去找九公子对峙,到时候是我缠着少将军,还是少将军缠着我,便见分晓。”

    一听南薇居然还敢说是苏朗缠着她,郡王妃顿时火气上涌。“你个贱人还敢顶嘴?!”她抬手就要去打南薇,手只扬到一半,手背一痛,被人打断了。

    低头一看,发现刚刚打在郡王妃手臂上的,是一颗棋子,而就在不远处,封渊正款步走来。脸上还挂着无辜的笑意:“不好意思,手滑。”

    郡王妃收起刚才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变回了那位和善可亲的王妃。

    “你不是在和苏朗下棋吗?怎么不下了?”

    “苏朗那个家伙实爱悔棋,下得没意思,我见郡王妃和南七小姐聊得投机,便想着来听听,可有打扰你们?”

    郡王妃忙道:“哪里的话。”不过她心里却已经打起了小鼓:封渊可绝不是喜欢八卦的主。

    说话间,封渊已经来到两人身边,他和郡王妃并肩往下走,南薇站在他的身侧,正好被他挡住,保护的意思十分明显。

    郡王妃眼神眯了眯,实在不知道南薇这个庶女有哪里好,居然让封渊都来护她!

    有封渊在,郡王妃当然不能对南薇做什么,只推脱身体不舒服就回了房。

    回到住所,郡王妃当即把目之所及能摔的都摔了,憋的一肚子火却没发泄。贴身丫鬟不敢上前,只能等她摔得差不多了,才上前献计。

    “郡王妃,奴婢瞧着那个南薇是个厉害的,不好对付。”

    郡王妃横了她一眼,道:“这还用你说?!”她这么多年苦心营造的形象都差点被这个丫头三两句话破坏掉,这可不是个好对付的对手。而且一个庶女,居然还敢说堂堂少将军缠着她?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郡王妃您消消气,奴婢的意思是说,咱们败就败在不了解南薇就去找了她,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胜。您不就是想让那南薇离少将军远一点嘛,便是那南薇不停您的话,不服您的管教,那自然有其他人能管住她啊。”

    这话总算吸引了郡王妃的主意,她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

    “奴婢的意思是,您可以去找其他人,比如……南薇的嫡母,二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