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8

2046 2017-12-27 13:57:44

    “公子您刚回来,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又要出去吗?”

    “嗯,去见见南昭。”

    砚台更不理解了。“以您的身份,何至于要屈尊去见他啊!”

    封渊已经不想解释这些了,看来刚才他说了那么多,砚台还是没能理解其中深意。

    唉,用人,忠诚便就罢了。合不该要求他能了解自己心意。

    不过有个人,却是能一点就通,一说就透。

    他真是,越来越期待认识一个全新的她了。

    慈寿堂

    老太君端坐上座,底下站着的是南昌平,鲜少踏进慈寿堂的他,自打南昭出事以来,已经是连日来第三次踏进这里了。

    “听闻今日苏少将军来找你,说是要替昭儿还钱?”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即便是足不出户的老太君,也听到了风声。

    南昌平没说话,抿着唇默认了。

    “如此你可要小心些,毕竟现在的苏家不同以往。”老太君提醒道。

    “母亲放心,儿子断不会让苏少将军出钱。只不过……”南昌平面露难色。

    “只不过关于昭儿的处置问题就更难了,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了。”老太君心如明镜,从南昌平一进门支支吾吾开始,她就猜到他的来意了。

    “母亲明察,儿子目前确实遇到了难题,不仅是苏少将军,便是九公子,今日也带了重礼去徽章台看过南昭。可能是我对这个儿子的关注不够,尚不知这逆子,竟也有这等遮天的本事,不仅让苏将军和东……”

    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口,南昌平忙停住嘴。

    老太君却人精似地,隐隐猜出什么来。

    “东?你可是指东宫那位?昭儿生性淳朴,怎会……”老太君闻言,大惊失色。

    “儿子也是才收到的消息,听说那位近日里来了青城,就在长春楼,时间上正好能对上,且苏家一直就是保守党的拥护者,儿子是担心,昭儿他还未入仕,就已卷入了党派之争。”南昌平的神色中隐隐有些担忧。“若是那位真的找上了昭儿,为了保全南府,倒不如正好借此契机,让昭儿暂时远离朝堂。”

    “但是科举三年一次,如今你在朝上孤立无援,又如何能再等三年。还是,你觉得那李英能当起重任?”老太君一字一句,都戳中南昌平的心,南昌平久久没能说出话来。

    “况且,你真觉得东宫那位,看得上昭儿?”老太君心中跟明镜似的。“怕是就算东风有意,你那个木头儿子也不见得懂。”

    “儿子起初也是不信,可如今见九公子和少将军都为他出头,又由不得儿子不信了。”南昌平有些犹豫。

    “你真以为他们是为了你那个傻儿子?!”老太君笑笑。

    “还请母亲明示。”

    “罢了,也不用明示暗示了,昭儿这事既然少将军和九公子都为他出头了,就是只看他二位的面子,就是罚不得,你不是有个现成的借口吗,用了便是,至于那一万两银子,谁花的就让谁出。”老太君最后一句话说得颇有深意,末了甚至还提醒道。“我南家男儿,可以战死疆场,但绝不能冤死内宅。”

    南昌平的神色更加晦暗了。

    “谢谢母亲提醒,儿子回去以后一定整顿内宅,断不会再让这种丑事发生。”

    老太君点点头,母子两的关系向来就不算和睦,说完正事之后就没什么能说的吗,没多久南昌平便起身告辞。

    回去的一路上,他都在想老太君说的那句:“你真以为他们是为了你那个傻儿子。”这句话的深意。

    他们若不是为了南昭,又是为了谁?

    南昌平叫来管家,问道:“少将军和九公子最近可去过府里其他地方。”

    “除了西厢和徽章台,未曾去过其他地方。”管家如实以告。

    “那可有什么人去拜访过他们?”

    “不曾。”

    南昌平眯眯眼睛,想到了什么,问道:“听说郡王妃前几日去了观山亭?”

    “是的,长房三小姐作陪的,不过后来王妃自己派人,请了七小姐过去品茶。”

    “薇儿?”陡然间从管家口中听到“七小姐”三个字,南昌平怔愣了片刻,显然没想到她能和郡王妃扯上关系。“你确定是郡王妃亲自派人去请的?”

    “是的。”李管家点点头,再次和他确认了一遍。

    南昌平陡然间明白了什么,从南昭出事众人出头相护,到老太君的欲言又止。

    不过,这一切真的都是他甚少关注的那个不起眼的庶女干的吗?

    回到二房,南昌平直接去了琉璃阁。

    彼时李嬷嬷正在里晒字画,见到南昌平过来了,眼神一亮,忙掀帘进屋。

    “二夫人,二老爷来看您了。”

    正坐在炕头一个人郁郁寡欢的二夫人,神情陡然一震。“你没看错?真的是二爷?”

    南昌平可是足足有两三个月没有踏进这琉璃阁了。

    “千真万确,奴婢看得真真的,看来二爷并没有生您的气。”

    “生气?二爷为什么要生我的气,那厨娘纯粹就是血口喷人!与我何干。”二夫人整了整歪掉的发髻,横眉冷对李嬷嬷。

    李嬷嬷自知说错了话,忙掌嘴。

    “是奴婢口快,说错话了,夫人和老爷夫妻和睦,琴瑟和鸣。”

    二夫人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她正对着镜子整理妆容的时候,门口一道长长的身影闪过,南昌平已经踏步进门来了。

    二夫人嘴角弯起,其实已经雀跃着想去迎接,可刚动身又坐了回去,她可是她的正妻,怎能学章氏的那些谄媚戏码。于是就只是起身将上座让了出来,并未相迎。

    南昌平显然不是来和她聊天的,一进门就将满屋子的丫鬟都打发出去了。刘嬷嬷只当二爷是要和夫人卿卿我我,给自家主子投了一个鼓励眼神,也退下了,临走时还不忘替主子们掩上房门,当真是十分尽责的仆人了。

    等人去屋空,二夫人才抬眸,含情脉脉地看着南昌平。

    “二爷今日您这是怎么了?一来就把我这满屋子的人赶出去了,不知情的……”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像个害羞的小女儿一样低着头。